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都市小說 > 神醫嫡女:帝君,請下嫁! > 正文 第1577章 那你們忙(一更)

胜平负最多奖金多少:正文 第1577章 那你們忙(一更)

    鳳凰谷之中的其他人察覺到這股動靜,也都紛紛沖了出來。

    “怎么了怎么了?天地能量怎么忽然暴動了???”

    眾人一臉茫然,最后齊齊看向天空,瞧見那翻涌的能量潮汐,都是吃了一驚。

    鳳凰谷中雖然天地能量充沛,但一直都是風平浪靜的,從未出現過這種情況。

    現在這——

    “等等,這些能量好像都是朝著那邊去的!”

    忽然,有人低低的驚呼一聲。

    眾人都順著他說的方向看去。

    “難道是那邊出了什么事兒?”

    “不清楚,那邊不是一向偏僻的很嗎?怎么忽然這樣?“

    然而,看清那能量潮汐涌動的方向之后,羿羽長老便猛地一驚。

    那邊——不正是上官玥和團子所在的地方嗎???

    出于各種原因,當初他是特意將她們安排在了一個比較偏僻的地方。

    那邊...除了她們,幾乎都沒有其他人了!

    ”所有人都待在原地!不得亂動!“

    羿羽長老一聲令下,隨后迅速朝著那邊奔去!

    剩下的雖然滿心好奇,但也不敢違背他的命令,只得乖乖等待。

    羿羽長老的身影很快遠去。

    眾人這才漸漸又議論起來。

    而天空之上的動靜,非但沒有消失的征兆,反而變得更加激烈。

    天地能量似是被一只無形的手輕易操控,從四面八方奔涌而去!

    哪怕他們站在下方,也依舊能感受到其中那驚人的威壓。

    就在此時,又有一個人從光球之中走出。

    他的臉色十分難看,眼中似是燃燒著憤怒的火焰。

    正是羿燃。

    他壓著心中的怒火,抬頭看了一眼,旋即冷聲問道:

    “這是什么情況?”

    旁邊的人看到他神色不對,也不敢多問,只解釋道:

    “還不清楚呢。似乎是那邊出事兒了,剛才羿羽長老已經過去了?!?br />
    說著,還抬手指了指。

    羿燃順著那方向看去,旋即一聲冷笑。

    “早就聽說這個上官玥很能惹事兒,以前在靈霄學院的時候,就放肆狂妄的很,惹出不少麻煩。沒想到到了這,依舊本性難移!”

    經他提醒,眾人才想起,在那邊的,不是旁人,正是已經在這里待了好幾天的上官玥和團子。

    “若真造成什么意外,那只赤金天鳳,也難辭其咎!“

    羿燃心里窩著火。

    本來他正在安心修煉,之前經過師父的一番指點,總算是摸到了一點要突破的門檻。

    可就在這時候,鳳凰谷中忽然動亂,直接打斷了他的修行。

    他怎么能不著惱???

    距離祭祖大典沒多長時間了,他必須得抓緊一切時間突破才行!

    今日這么一鬧,前面的努力又白費了!

    看他心情不好,眾人也不敢仔細打聽,只跟著附和了幾句。

    ......

    羿羽長老來到楚流玥和團子所在的光球之前。

    剛一靠近,他便察覺到一股驚人的威壓!

    他瞳孔微縮。

    上官玥不是剛剛突破上神嗎?按理說,這樣的等級實力,是不可能引起這樣可怕的動靜的吧?

    他正要抬手,天色忽然暗沉了下來!

    羿羽長老動作一頓,抬頭看去。

    只見原本清朗無云的天空之上,此時烏云匯聚,風聲呼嘯。

    一道銀亮的天雷,正銀蛇般在云層中游走!

    天雷???

    羿羽長老猛然意識到了什么,微微睜大了眼睛。

    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他毫不猶豫,直接一手按在了光球之上,抬腳跨入!

    ......

    剛一進去,羿羽長老就差點被迎面席卷而來的狂風吹走。

    他連忙穩住身形,急急看向前方。

    隨后,他就一眼看到了正在山頂之上盤腿而坐的上官玥。

    團子小小的一只,正蹲在她身旁。

    此時,一道能量漩渦,已經在她們頭頂之上形成,直直連接到那金燦燦的光球結界!

    ——外面的那些動靜,果然是她們搞出來的!

    “上官——”

    羿羽長老下意識開口,隨后忽然看到楚流玥身前懸著的手鐲,連忙噤聲。

    這是...在煉器?

    他雖然是赤金天鳳,但關于人族的一些事情,還是頗為了解的。

    這煉器的時候,對周圍的環境要求極高,而且不能受到打擾。

    然而就在此時,那女子卻是忽然抬起頭,看了過來。

    瞧見是羿羽長老,她的臉上迅速綻放一抹燦爛笑容。

    “羿羽長老!“

    羿羽長老有點懵。

    ”你、你沒在煉器?“

    “在??!不過現在還只是在準備階段?!?br />
    楚流玥抬頭看了一眼。

    “估計還得一會兒呢?!?br />
    雖然屠天圣種可以輕易的調動天地能量,不過要引來足夠的天雷,的確還是需要多一段時間的等待。

    說著,她又含笑看向了羿羽長老。

    “您怎么來了?”

    “......”

    羿羽長老眼角狠狠一跳。

    他怎么來了...她居然還問他怎么來了???

    眼看楚流玥是真心發問,羿羽長老平息了一下心中的波動,這才道:

    “你...你這鬧出的動靜有點大,外面的天地能量,都開始暴動了?!?br />
    楚流玥點點頭:“我知道??!“

    她這么辛苦的努力,為的不就是這個嘛!

    羿羽長老一時間竟是不知該如何接話,陷入了長久的沉默。

    楚流玥眨了眨眼睛,這才明了他來這里的意思。

    “這個...難道影響到了大家嗎?我只是想要引動天雷,應該...不會波及到其他的吧?“

    羿羽長老更加無言。

    因為他仔細想了一下,這一切雖然發生的突然,但好像的確沒有給他們造成太大的影響。

    頂多只能算是嚇了一跳。

    要說傷害阻礙到了誰...似乎還真沒有。

    這樣的話,他就更不好訓斥責備了。

    “...但這動靜的確是不小...“羿羽長老思索片刻,有些猶豫的開口,“如果不會特別要緊的事兒的話,就——”

    “不瞞您說,我這其實不是為了煉器,是為了幫團子?!?br />
    楚流玥有些無奈的聳肩一笑。

    “您也知道,我們只有一個月的時間?!?br />
    羿羽長老瞬間明白了過來,看了旁邊的團子一眼。

    原來如此。

    她們召喚天雷,是為了嘗試讓團子突破???

    這倒也不失為一種辦法...

    若是其他人,他肯定會覺得這是異想天開。

    但團子是至純血脈,說不定...

    羿羽長老張了張嘴。

    “那...那你們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