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網游小說 > 網游大相師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一章 規矩就是用來打破的

黑龙江时时彩玩法奖金:正文 第三百七十一章 規矩就是用來打破的

    “哦?有多亂?”

    聽到東方凌少的聲音,左旸終于睜開一只眼睛看了他一眼,淡淡的問道。

    “從今天下午傳旨太監離去之后,我爹便火急火燎的召集所有核心門人進入議事堂商量對策,連晚飯都沒讓我們吃,一直討論到現在也沒商量出個行之有效的辦法來?!?br />
    東方凌少連忙老老實實的說道,“我還是以上茅房為借口,這才找到機會跑出來通知您,前輩大哥,這次就只能仰仗您了,您快點出手吧,不然說不定我爹他們就該討論為了保住‘鑄造之術’舉族逃難的事了……”

    “嗯,這么說來,你爹他們現在還在議事堂?”

    左旸笑了笑,問道。

    “正是,前輩大哥……”

    東方凌少答了一句,臉上的表情卻是依然焦急得很,動了動左旸又想催促左旸動身。

    “好,你先把茶錢結了,便帶我去你們東方世家的議事堂?!?br />
    左旸總算睜開了兩只眼睛,揚了揚眉毛說道。

    茶樓與酒樓一樣,蹲在里面喝茶是要花銀子的,不過這錢倒也并不白花,可以獲得一定時間的經驗值和修為值加成,當然,茶與酒一樣也有貴賤之分,點了越貴的茶,加成的持續時間也就越長,不過每天也是有上限的……

    左旸現在是在為東方世家辦事,于情于理這筆錢都得東方世家來出,這兩天都是如此,所以,有人出錢報銷的情況下,左旸喝的當然是最貴的好茶,這兩天修為值刷的自然也是比以前要愜意不少。

    “這是自然,剛才進門的時候我便已經結了,不過……”

    說到這里,東方凌少的臉上去又露出了一抹難色,眉頭微微蹙起,略微有些猶豫的說道,“前輩大哥,我帶您直接去我家的議事堂恐怕不太合適……”

    “東方世家自打成立以來,便有一條鐵律:議事堂決不允許任何一個族外之人進入,這么多年過去了,這個規矩還從未有人敢打破,所以,我私自帶您進去……我要受家法懲處還是小事,只怕我爹他們那群老古董不懂得變通,到時候唐突了您可就不好了?!?br />
    “另外,現在議事堂內人多口雜,有些人說話本來就難聽,難免便要說些您不愛聽的話,所以……不如一會進入東方府后我先安排您于會客廳內稍等片刻,然后再去議事堂將我爹叫出來,到了那時,您再將您的計策說與他聽如何?”

    說到這里,東方凌少又是眼巴巴的看著左旸,生怕左旸因為這個規矩便改變了主意。

    “我覺得,還是直接去議事堂吧?!?br />
    左旸卻是依然笑著說道,一臉的老神在在。

    他自然是有自己的打算:

    若是此番只與東方城接觸的話,只怕到了最后,他又只能居于幕后,整個東方世家便只有東方城與東方凌少知道他做了什么,【混元鑄造爐】的下落也只能從這兩個人身上去套,而東方城雖然最為清楚,但作為家主,他是肯定不會將祖傳之寶的下落說出來的,就算是他愿意,族內的其他人也不好理解。

    東方凌少就不必說了,這個家伙資歷尚淺,左旸雖然沒有問過,但也覺得東方城將這么重要的東西的下落告訴他的可能性非常低。

    所以,他要在議事堂之上獻策,令東方世家的所有人都知道他是東方世家的恩人。

    這樣一來,若是東方城愿意將【混元鑄造爐】送給他這個大恩人,其他的族人也沒什么好說的;若是他不愿意,左旸也為接下來與東方世家其他核心成員的接觸做好了鋪墊,從而在旁敲側擊中更加容易獲得更多有關【混元鑄造爐】的情報,正可謂是一舉兩得。

    而與左旸心中的這個打算相比,哪怕是聽一些不愛聽的話,甚至可能還會有其他的麻煩,他也并不在意,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唄,反正不管怎樣,東方世家的人在舉足無措的情況下,總是不敢對他這個獻策的人做的太過分。

    畢竟,與家族的鐵律相比,自然還是家族的生死存亡更加重要,若是家族都沒了,還要鐵律干嘛?

    “這……”

    見左旸如此說,東方凌少臉上立刻浮現出更多的猶豫之色,到底家族的鐵律在他心中還是有些分量的。

    “難道東方世家便盡是些忘恩負義、過河拆橋之徒?”

    左旸又虛著眼睛問道。

    “自然不是!我東方世家就算有些做法算不得光明磊落,但也絕非此等背信棄義之人,否則又如何在這江湖上立足!”

    東方凌少立刻挺直了胸膛,一臉正氣的為自己的家族正名。

    “既然不是,你又有什么好擔心的呢?我是去幫東方世家出謀劃策,又不是去害東方世家,于情于理就算我入了這議事堂,功過相抵你爹也不會拿我怎樣,不是么?”

    左旸笑了笑,循循善誘的道,“更何況,此事事關緊急,越早處理越好,若是我先與你爹商量一遍,你爹猶豫一番,而后再去與族人討論一番,無疑便要浪費更多的時間,反倒不如將我的對策直接公諸于眾,大家一起討論來的干脆痛快,還能避免錯過最佳時機?!?br />
    他知道這個家伙其實并非什么守規矩的主兒,也并不是那種怕事的主兒,畢竟此前張丹靈介紹起這個家伙的時候,就曾說過他公開反對家族決定,最終被東方城關了禁閉的事……若是怕事的人又怎么能做出這樣的事來?

    因此,只需要讓這個家伙知道自己的做法很有必要,這個家伙便一定會順從自己的意思去辦事。

    果然。

    “前輩大哥說的不無道理……”

    東方凌少皺著眉頭細細的思索了一番,當即雙掌重重的拍了一下,咬牙說道:“今日我就舍命陪君子一回,帶著前輩大哥闖上一闖這議事堂,也叫我爹和其他族人看看,我東方凌少已經長大成人,不但能夠獨當一面,更能為家族排憂解難!”

    “有志氣,走著?”

    左旸笑瞇瞇的道。

    “前輩大哥,請!”

    東方凌少做了個請的時候,便大步流星的帶著左旸出了鴻儒茶館的大門。

    ……

    這次有東方凌少的在前面領路,門內的幾個家丁自然是痛痛快快的將大門打開,雖然不免多看了左旸幾眼,卻也不敢問些什么,只得站在兩邊放行。

    于是,兩人繞過影壁,便一路在東方世家這四合院結構的院落中穿行而過。

    東方世家雖然沿用了天朝古代的建筑風格,到處都充斥著古風古韻的味道,但是建筑所用的材料卻與大部分房屋都不太一樣,在這里,許多本該是木質結構的門框、窗框與承重柱全都用上了各類說不清楚到底什么材料的合金金屬。

    因此古風古韻之中,又極具自我風格,一眼看過去便會給人一種銅墻鐵壁一般堅不可摧的感覺。

    除此之外,就像大門外牌匾上使用各種武器擰巴而成的字一樣,院落里面的許多裝飾也都沿用了這樣的風格,若不是這里現在還住著人,到處也都充斥著花紅柳雨的綠化植被,左旸真的以為自己來到的是一座劍冢,而不是一處住宅。

    轉眼間,兩人便穿過了三個套院,最終來到了一處類似于花園的院落。

    這里有花有草有樹有石,使用木頭修建而成的小拱橋和亭子下面,潺潺的小溪之中還游動著一大群色彩斑斕的錦鯉……這大概是整個東方世家之中唯一一處最符合正常人審美,也最不像是劍冢的地方了吧?

    “嘰嘰嘰!喳喳喳!”

    “咳咳!”

    左旸正在觀察環境的時候,不遠處忽然傳來了幾聲鳥叫,同時還有一個男人咳嗽的聲音。

    “?”

    左旸循著聲音看過去。

    只見不遠處的一棵垂柳之下,一個身形佝僂的中年男子正提著一個鳥籠慢慢悠悠的晃蕩著,籠中的鳥兒上躥下跳,中年男子則一只手正握成拳狀擋在自己嘴前不停的咳嗽著,不過他的眼睛卻一直盯著左旸上下打量,眼神之中帶了些戒備之色。

    “二叔,我爹此刻正在議事堂與族人們商議大事,你不去看看么?”

    東方凌少回過頭來,頗為禮貌的對中年男子說道。

    “咳咳咳!”

    中年男子又咳嗽了兩聲,這才擺擺手笑道,“二叔現在便像這只籠中之鳥,吃好喝足才是大事,其他的事一概與二叔無關,你若有事便快去辦吧,免得驚著二叔這鳥,嘖嘖嘖,嘖嘖嘖?!?br />
    說著話,這名中年男子便將鳥籠子提高了一些,伸出一根手指逗起鳥來。

    “那我先去了?!?br />
    東方凌少應了一聲,便帶著左旸繼續沿著小路向遠處走去。

    而就在快出了這個園子的時候,背后卻又傳來了那個中年男子若有所指的聲音:“凌兒,再往前走就到議事堂了,你雖是個敢作敢當的好孩子,但二叔還是要提醒你,不要忘了咱們家的規矩?!?br />
    “二叔,我省得?!?br />
    東方凌少再次回頭看了中年男子一眼,沖其十分鄭重的點了點頭。

    中年男子卻是依舊看著左旸,黑色的眸子仿佛要將他看透一般,左旸則是絲毫不懼,光明正大的與他對視——誰眨眼誰孫子,敢么?

    如此片刻之后。

    “省得便是了,去吧?!?br />
    中年男子這才又擺了擺手,低下頭逗他的鳥去了——他輸了,哈哈哈!

    “好?!?br />
    東方凌少笑了笑,便繼續帶著左旸向里走去,一邊走又一邊給左旸做起了介紹,“剛才那是我二叔,也是我們東方世家的二莊主,喚作東方仁,他自幼體弱多病、無法習武,但好讀詩書、過目成誦?!?br />
    “當年我二叔與我爹好得很呢,只可惜后來我爹為了振興東方世家,執意選擇投靠燕王朱棣,助其登上皇位,而我二叔則一直認為朱棣是大逆不道的亂臣賊子,堅決反對我爹的決定,后來兩人因此大吵了一架之后便徹底決裂,再不說話?!?br />
    “也是從那之后,雖然我二叔在我爺爺的遺命之下答應永不離開東方世家,但是卻從此提籠架鳥,再不關心家族事務?!?br />
    “原來如此?!?br />
    左旸點了點頭,心說,難怪這個家伙管的挺寬,卻執意不去議事堂與族人們共商大計,原來是有著這樣的過往。

    說話之間。

    “前輩大哥,我們到了?!?br />
    東方凌少看著眼前一座孤零零的大房子,終于站住了腳步,同時還咽了口唾沫,深吸了幾口氣,以至于胸膛不停的上下起伏,這貨到底還是有點緊張。

    “嗯……”

    左旸也是站定了腳步,抬眼望去。

    與東方世家的其他院落不同,這間房子所在的院落完全沒有任何綠化植被,也沒有任何的裝飾擺設,有的只是四周地面上鋪裝著的平整的石板……除此之外,這個大房子也處于院落的正中心,與四面墻壁都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這種建筑方式有一個好處,便是房子周圍方圓十幾米甚至幾十米的地方都沒有辦法藏人,因此商量什么重要事務的時候,也不需要擔心被人偷聽了去。

    此時此刻,房子的一圈每隔幾米的地方還有一名家丁站崗放哨,這樣就更不可能有人偷聽里面的談論內容了。

    “要進去了?!?br />
    東方凌少回頭看了左旸一眼,見他依然是那副淡然模樣,心中又是不自覺的佩服了一下,心說我什么時候才能像前輩大哥一樣什么情況下都處之晏然,這才又道。

    “走著?!?br />
    左旸笑著點頭。

    “好,請?!?br />
    東方凌少又深吸了一口氣,終于下定了決心,邁開步子朝議事堂走去。

    等走到議事堂門口的時候,門口的家丁連忙沖他拱手施禮:“凌少?!?br />
    “嗯?!?br />
    東方凌少應了一聲,卻目不斜視走上前去推門。

    而在他的身后。

    “鏘!”

    兩名家丁手中的闊刀卻是已經橫在了左旸臉前,隨后兩人亦是一臉戒備,一齊大聲喝道:“東方世家鐵律,非我族人,不得進入議事堂,若膽敢再往前走一步,格殺勿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