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網游小說 > 網游大相師 > 正文 第三百二十九章 安排的明明白白(二合一)

17099期足彩奖金:正文 第三百二十九章 安排的明明白白(二合一)

    【豪門】的幾名核心高層都知道,其實在得知左旸待價而沽的消息之后,“一劍東來”便已經放棄了繼續與之進行交涉的想法。

    作為幫會排行榜上排名第二公會【豪門】的會長,一劍東來心中的傲氣自然非一般人可比,也正是因此,他當然不會親自去【殘月無雙流】副本外面等待左旸從里面出來,而是派了一個親信代為聯絡人。

    他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將左旸拉攏過來,成為【豪門】的力量。

    至于這次的副本通關記錄……他只知道,如果左旸能夠為他所用,那么通關這個副本肯定要更加容易一些,事實上就算沒有左旸,他自信以他們公會那些頂尖高手的實力,通關副本也只是要多開幾次荒的問題而已。

    結果沒想到左旸居然待價而沽,一副要做起所有公會生意的姿態,哪怕對待他派去的聯絡人也是一視同仁的群發回復,這種態度是一劍東來無法接受的,他卻是想要得到這股力量,但如果這股力量是他無法掌控的,那還不如不要……

    更何況在他眼里,左旸雖然確實算得上是不可多得的頂尖高手,但是也還沒有強到像【豪門】這樣的大公會都不可或缺的程度,如果要付出代價請外援才有機會拿下這個副本的通關記錄,這本身就是對【豪門】的一種侮辱。

    因此,這件事就直接作罷,那幾名核心高層也不許再提。

    然后沒多久。

    【天下第二】的副本通關記錄就出來了,所用時長居然是左旸的兩倍還要多出不少……

    “這……”

    看著眼前飄過的全服通告,原本已經拍板決定不再爭取左旸的一劍東來終于還是動搖了,就算沒有觀看直播,一劍東來也知道這樣的差距到底意味著什么。

    按照他以往的經驗,只要開荒成功,再接下來繼續進行副本所需要的時間還會隨著對副本的進一步了解,在開荒的基礎上進一步縮短,但是即使可以縮短,也絕對不可能縮短到超過一半的程度,除非……在副本中發現了可以利用的bug。

    而【天下第二】作為目前的第一公會,實力自然不需贅述,他們的開荒通關時長,便足以代表游戲中最為頂尖的水平。

    雖然一劍東來一直覺得他的【豪門】并不比【天下第二】差,但是也絕不敢說與之相比,能夠強出許多,兩者也就是半斤八兩的水準……也是到了這個時候,從未與左旸接觸過的一劍東來才真正意識到左旸的強大。

    “這個人我們務必要搞到手,他將成為我們超越【天下第二】,成為第一公會的重要力量!”

    之前還表示不需要左旸的一劍東來,緊接著就說了句“真香”,然后便命自己的聯絡人立刻給左旸發消息,一下子賭上了【天下第二】目前庫存的所有稀有材料。

    “會長,這……會不會太多了?”

    其中一個核心高層從未見過一劍東來對一個人如此大方,連忙有些心疼卻又不太直白的提醒道。

    “多么?”

    一劍東來斜睨了一眼,胸有成竹的道,“這個人我要定了,因此我要的是萬無一失,而這些材料代表的就是我的誠意,同樣也正好讓無缺公子看一看我們【豪門】的底蘊,這么一來,就算他不會立刻歸順,心中也必定會有所動搖,接下來一起合作副本的時候我再趁熱打鐵規勸一番,他沒有不心動的理由?!?br />
    “只要我們能夠將他收入麾下,他的實力姑且不談,僅憑他目前在玩家之中的影響力,我們超越【天下第二】成為第一公會便是短期內可以預見的事……”

    “他能夠起到的作用,這些稀有材料可起不到,難道這筆賬你們還不會算么?”

    “……”

    這番話說完,這幾名核心高層也頓時恍然大悟了,紛紛點頭贊同道:“會長高見,如果真能將無缺公子收服的話,這筆生意確實不虧?!?br />
    不過還是有人不太放心,又提出了自己的擔憂:“可是會長,如果我們出了血本,他卻不領情怎么辦,這可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了???”

    “是啊會長,還記得之前在快活島‘斗場奪寶’中的事么?”

    另外一名核心高層也想到了什么,連忙站出來說道:“那時候排名第三的【反恐精英】會長君邪就與無缺公子進行過交涉,不過最終的結果卻不怎么好,我就怕這個家伙不識相,連你的面子也不給?!?br />
    “這個問題我也已經想過了?!?br />
    一劍東來摸著下巴點了點頭,“我們能把他收入麾下當然是最好的結果,但是如果他不識好歹的話……”

    說到這里,一劍東來的眼睛已經瞇了起來,勾起嘴角笑道,“呵呵,我們的材料也不是那么好拿的,有些人如果無法成為我們的朋友,那未來就有可能成為我們的敵人,到了萬不得已的時候,我會親手將其打回原形!”

    ……

    另外一邊。

    “給力!”

    看完【豪門】給出的材料清單,左旸的眼睛瞬間就亮了,暗嘆一聲“到底是大公會,出手就是不凡!”

    與之前他已經選定的哪個公會相比,【豪門】能夠提供的材料直接就達到了他鑄造神兵所需材料綜合的1/2,這無疑又給他省了不小的力氣,距離神兵也又靠近了一大步。

    “就這么愉快的決定了,【豪門】?!?br />
    其實左旸也知道,越是這樣的大公會,他們的東西就越是不好拿,說不定后續還會因此出現一些不可預知的麻煩。

    畢竟,這種公會的實力擺在那里,底氣本就與一般的公會不一樣。

    在他們眼中,雖然自己的實力已經能夠進入他們的法眼,但是想要與他們抗衡還差得遠呢,因此,他們只是把自己當做了一枚重要的棋子罷了。

    但重要的棋子,也還是棋子。

    如果棋子不能按照他們的意愿行動,不能完完全全的為他們所用,那么他們自然會不高興,不高興的話自然也可能遷怒于他。

    但左旸不在乎這些,他現在在乎的就是這些稀有材料。

    只要稀有材料給的夠多,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就算后續可能會惹來一些麻煩,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便是,這點左旸倒是想的很透徹,這個世界本來就是這樣,有錢的人用錢買時間,沒錢的人用時間賺錢,等價交換嘛。

    他現在就是一個緊缺材料的“窮人”,耗費點精力處理一些麻煩也是應該的,要是怕麻煩的話,他就不會如此高調行事了,他想要的神兵短時間內也就完全不可能做出來。

    于是。

    左旸很快就給【豪門】的聯絡人發了一條信息,直接表示選定了他們。

    “好的,我現在就把這個消息告訴我們會長?!?br />
    那名聯絡人喜滋滋的回復道,他這也算是完美的完成了一項任務,總算沒有令一劍東來失望,自然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

    “好?!?br />
    左旸應了一聲,便關閉了聊天窗口耐心等著。

    片刻之后。

    “叮!”

    一個信息提示音響起。

    那個聯絡人終于發來了消息:“你現在就可以去驛站租馬了,我們公會的駐地在金陵城郊,我們會長一般情況也都待在金陵城,他等著你?!?br />
    金陵城與蘇州城分別是游戲中的兩個主城,兩者都位于這個游戲世界的南方,算是游戲中距離最近的兩個主城了。

    但饒是如此,就算是騎乘快馬,想要從蘇州城趕到金陵城,也至少需要5個小時左右的路程。

    不過這對于左旸來說并不算什么,他之前還去過比這更遠的北原一帶呢,再加上他平時的性格本就比較隨和,這次又是應該算作服務性質的“賣身”業務,自然也就沒有去計較這些。

    于是左旸也沒多想什么,只是點了點頭回道:“等我到了大概就到下午了,到時候再聯系你?!?br />
    “好,我們會長說不見不散?!?br />
    聯絡人很快回道。

    與此同時。

    “這個無缺公子也不過如此嘛,我還以為他很難馴服呢,這不還是得乖乖遵從咱們會長的意思跑來金陵城嗎?”

    一名【豪門】的核心高層笑呵呵的與一劍東來和其他的高層打趣道。

    這其實也是一劍東來的一次試探,在他看來,到底是他趕往左旸所在的蘇州城,還是左旸跑來金陵城,這本身就是一種主與次的較量,心理處于弱勢的一方一定是妥協的那一方。

    而這種妥協,是會成為習慣,一蹴而就的……

    “說的沒錯兒,看樣子無缺公子還是有些自知之明的,也省的我們再去研究他了?!?br />
    另外一名核心高層也是頗為滿意的笑道,“會長,如此看來,我們現在收服無缺公子的把握至少在8成以上,只需要你再略微的加那么一丟丟推力即可?!?br />
    “呵呵?!?br />
    一劍東來則只是老神在在淡然一笑,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一般。

    然而他哪里知道,左旸才是真正的早就已經將他以及這次【殘月無雙流】副本的走向安排的明明白白……

    ……

    下午5點,金陵城。

    雙方人馬終于正式見面。

    “歡迎歡迎,讓無缺公子你大老遠的跑這一趟,實在是太不好意思了,無奈我事情太多,實在是脫不開身啊,多多理解?!?br />
    一劍東來一看到左旸便大聲打起了哈哈,十分熱情的走上前來與他握了下手,這副姿態就仿佛認識多年的老朋友見面一般。

    左旸則是依然戴著【蒙面巾】,笑了笑甕聲甕氣的說道:“東來會長不必客氣,我的事情也不少,所以我們還是抓緊時間先辦了正經事吧?”

    借著這個功夫,左旸也已經偷偷觀察過了一劍東來的面相。

    事實上這已經是他們第二次見面了,只不過第一次的時候還是在快活島的“斗場奪寶”中,那時候一劍東來也帶著【豪門】的人參加了,只是根本就沒有任何表現的機會,左旸也沒有特別關注他。

    不過不得不說,一劍東來的面相還挺不錯,各個宮的氣色與品相都屬于中上,這表示他這一生干什么都會相對比較順利,至少目前,左旸沒有從他的面相中看出什么不好的地方。

    “哈哈,無缺公子果然是痛快人,我就喜歡和痛快人打交道?!?br />
    一劍東來依然還是爽朗的大笑著,說道,“你盡管放心,答應你的東西我已經叫人全部帶來了?!?br />
    說完他打了個響指,立刻便有一個人走上前來,對左旸發出了交易申請。

    接受!

    左旸相當麻利的接受了申請。

    那人隨即將所有的稀有材料一樣一樣的擺放上去,不多不少剛剛好是雙方之前談好的數量,顯然是提前就已經準備好的。

    交易!

    左旸清點過數量之后,立刻又選擇了交易。

    但是那人看了一劍東來一眼,卻遲遲沒有同意交易,因此這些稀有材料始終沒有進入左旸的背包。

    與此同時。

    “無缺公子不必心急,這些東西肯定都是你的,不過在這之前我還有些話要跟你說?!?br />
    一劍東來又笑著說道。

    “什么話?”

    左旸轉頭看向他。

    “據我說知,無缺公子目前還沒有固定的公會,我是個愛才之人,你的才能令我非常感興趣,只是不知道你現在有什么打算?”

    一劍東來笑呵呵的問道。

    “東來會長的意思是不是說,如果我不留在你們【豪門】,這些東西就不給我了?”

    左旸則是皮笑肉不笑的道。

    一劍東來的想法本就在他的預料之中,不過他知道,向一劍東來這樣的大會長倒還不至于賴賬,因此才在沒有收到定金的情況下就只身一人來了金陵城。

    “這倒也不是?!?br />
    一劍東來繼續笑道,“你可以把這當做是朋友之間的關心與閑聊,當然,如果你肯留在我們【豪門】的話,我自然是舉雙手歡迎,以后你再有什么需求,自然也就不必再費這些力氣了,我都會盡量滿足?!?br />
    “謝謝東來會長的好意,你的提議我會認真考慮的?!?br />
    左旸點了點頭,隨即又立刻催促道,“不過是在這次交易順利完成之后,快點行么,我趕時間?!?/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