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網游小說 > 網游大相師 > 正文 第二百八十九章 玉藻前(二合一)

双色球8加1中奖金额:正文 第二百八十九章 玉藻前(二合一)

    誰都不明白剛才到底發生了什么,更不知道左旸拿出來的又到底是什么東西,竟能對這個老太監產生如此巨大的震懾。

    而且聽老太監的口氣,貌似就連醉仙樓的老板屠百手……這個一出場就是一副狂拽酷炫吊炸天架勢的土皇帝,也要忌憚他手中的東西,否則老太監為何要為自己的主人開脫?

    所以說,這到底是個什么情況?。??

    就在這個時候。

    “隔——!”

    臺上醉眼惺忪的屠百手又打了個飽嗝,似乎這時候意識才終于恢復了一些清明,只見他搖搖晃晃的站起身來,向臺下望了一眼,立刻露出了一臉的疑惑,有些不悅的沖老太監問道:“忠賢,此人是誰?你這又是在干什么?為何這些人還沒有殺成一片?”

    “千歲……”

    一連串的問題拋出來,老太監又連忙跪著轉過了身子,抬頭望向屠百手,使勁擠著眼睛示意他看清楚左旸手上的東西。

    “這是……???”

    這個家伙眼中的醉意瞬間消失不見,眼睛瞪得老大,連忙自那看臺上慌慌張張的跑了下來,來到左旸面前恭恭敬敬的躬身道,“不知閻王使者駕到有失遠迎,還請閻王使者原諒則個?!?br />
    迎著所有人詫異、同時又羨慕嫉妒恨的目光,左旸卻只是微微一笑,對屠百手說道:“別擔心,我不是來找事的,只是偶爾路過見屠老板出手闊綽,因此臨時起意想‘借’走這箱子里面的把玩一番,這個要求不算過分吧?”

    借……

    眾多玩家和頂尖高手聽到這個左旸刻意用上了重音的字眼,心中頓時有一萬頭草泥馬崩騰而過。

    借你妹啊借!

    你把獎勵都借走了我們這活動怎么辦,還要不要繼續舉行了???

    “不過分不過分,閻王使者若是喜歡,盡管拿去便是?!?br />
    屠百手連連搖頭,擦了把鬢角的冷汗,隨即又踢了跪在旁邊的老太監一腳,喝道,“還愣著干什么,使者大人的話你沒聽到么?”

    “是,千歲?!?br />
    老太監自然不敢怠慢,趕緊站起來跑到擂臺中央將那個鐵箱子拎了過來恭恭敬敬的雙手奉上:“請使者大人笑納?!?br />
    “多謝?!?br />
    左旸也是毫不客氣,直接將整個鐵箱子打開,將里面的東西拿了出來。

    首先是一本被撕開,沒有了扉頁、也沒有了尾頁的線裝古籍——【魅影劍法殘卷(中部)(唯一)】。

    【魅影劍法殘卷(中部)(唯一)】

    【介紹:不知何人所創之劍法,近日于快活島現世引來無數武林人士爭奪,傳說其中劍招射影追風、無影無形,可破敵與無形之中,令人防不勝防?!?br />
    【魅影劍法秘籍在爭奪之中,被人撕做上、中、下三部分,后快活島活閻王嚴防密守,確保這三部分目前依然藏于快活島上,若想習得其中的精妙劍法,就必須同時獲得上、中、下三部,合成一部完整的【魅影劍法】……武林人士無不向往,一場腥風血雨在所難免?!?br />
    【注:魅影劍法殘卷不能存入倉庫,必須隨身攜帶,在合成完整的【魅影劍法】并使用之前,殘卷無法帶離快活島,若被其他玩家擊殺,將100%掉落?!?br />
    【它是?;故腔?,取決于你的實力!】

    “終于出現了……”

    看完這部殘卷的介紹,左旸臉上已經露出了驚喜之色。

    最開始在新資料片中看到“快活島”這個心地圖介紹的時候,左旸的目標就已經鎖定了其中提到的這部全新武學【魅影劍法】。

    只是快活島已經開放了幾天時間,無論是游戲中還是論壇上貌似都沒有出現有關它的消息。

    論壇上還有不少玩家發帖詢問來著:【有人得到魅影劍法了么?】,【魅影劍法到底要怎么獲得?】,【求得到魅影劍法的大佬曝光一下這套劍法的屬性好么?】……

    諸如此類的帖子非常多,但是沒有一個得到了有用的回復。

    因此,左旸也是毫無頭緒。

    而現在,雖然只是獲得了其中的一個中部殘卷,再結合上有關殘卷的介紹,左旸總算是找到了一丁點算不上線索的頭緒。

    這玩意兒是唯一的,即是整個游戲就只會出現一套【魅影劍法】。

    剩下的上部和下部殘卷也必定還在快活島上,他還有機會,而有了這卷中部,他距離自己的目標就還差三分之二了,機會還蠻大,畢竟只要他不死,就沒人能夠合成整套的【魅影劍法】,同樣想得到這套劍法的人,必須要殺了他。

    但想殺他,很難的哦……

    除此這本殘卷之外,鐵箱里面還有一柄武器——【隱歌劍(長劍)(專屬)】!

    【隱歌劍(長劍)(專屬)】

    【描述:奇特的劍,輕薄鋒利,因劍柄七孔能隨風發出奇音而得名?!?br />
    【專屬屬性:只有習得【魅影劍法】的武林中人才能催動,若落入未習得【魅影劍法】的人手中,武器屬性將降低九成,砍柴剁菜亦無法順手?!?br />
    【品質:靈玉】

    【攻擊強度:+175】

    【已經經過專業巧匠加工,攻擊強度再+25】

    【持有【隱歌?!?,將提升【魅影劍法】中的所有招式威力+1】

    【與“劍法”類外功匹配使用,攻擊強度+25(但若非專屬的【魅影劍法】,則無效)】

    “居然還有這種屬性的武器……”

    左旸也是第一次見到“專屬”這樣的字眼,以前在游戲官網和論壇上都沒有出現過,也沒有玩家提起。

    不過他也看得出來,這武器就是專門為【魅影劍法】所設計的。

    不會【魅影劍法】的人拿著它,武器屬性降低九成,那是什么概念?

    這武器本身就只有一個屬性,那就是攻擊強度,175點攻擊強度若是降低九成,怕是也就只能當一把青銅品質的武器來使用了吧?確實砍柴剁菜都不順手。

    不過若是習得【魅影劍法】的人可就不一樣了。

    先是巧匠加工加了25點攻擊強度;【魅影劍法】中的所有招式威力再+1;匹配【魅影劍法】再加25點……

    這算起來怕不是總共要增加接近300點攻擊強度???

    一把武器就提供300點攻擊強度,這怕是天底下就找不出這么牛叉的靈玉品質武器了吧?可能大部分玩家全身上下的屬性和裝備加在一起,也就這個數值吧?

    “好東西!有了它,那【魅影劍法】非搞到手不可,不然就浪費了!”

    左旸心情暢快,微微一笑又將這柄劍收了起來。

    ……

    雖然不知道左旸到底是什么身份,能夠令屠百手如此忌憚,但是眼睜睜的看著這次活動的獎勵就這么輕而易舉進了他的腰包……觀眾席的觀眾和擂臺上的那些頂尖高手頓時眼睛都紅了。

    偏偏左旸還故意又將那本【魅影劍法殘卷(中部)(唯一)】拿出來,當著眾人的面拍了拍,笑著說道:“哈哈哈,想不到居然在這里找到【魅影劍法】的殘卷了,屠老板出手果然就是不凡!”

    炫耀,這就是**裸的炫耀,根本就是在嘲諷,嫌自己拉的仇恨還不夠足。

    看到這一幕,錦繡工作室的人都跟著一起迷了:

    “這……旸哥到底在干什么???”

    “是啊,旸哥平時可不是這樣的,完全就像是變了個人似的……”

    “最近出門這幾天,他不會是受了什么刺激了吧?”

    “……”

    老板娘陳怡也是一臉的無法理解,雖然并沒有發表什么意見,但她覺得最近很有必要跟左旸聊聊,看看他是否真的遇到了什么不順心的事……

    不過他們并不知道。

    左旸這么做可并非只是為了嘲諷,其實還有著更進一步的計劃。

    他并沒有將【魅影劍法】殘卷的屬性放出來,只是單純的亮了一亮,所以那些沒有接觸過【魅影劍法】殘卷的人,根本就不可能知道有關這套劍法殘卷的介紹和一些特殊限制,這些人大部分也就羨慕嫉妒恨一樣就算了,應該不會對他造成太大的威脅。

    而真正接觸過【魅影劍法】殘卷的人,當然,這種人只有可能是獲得了上卷和下卷的人,他們是知道【魅影劍法】殘卷的唯一性和特殊限制的。

    因此,這個消息一旦傳出去,這種人得知有一卷在自己手中,估計很快就會想辦法前來搶奪……

    這樣的話。

    雖然可能會有些兇險,但是左旸卻可以以逸待勞,靜待上卷和下卷自己送上門來,效率也會提升一大截,怎么都要比滿世界悶著頭海底撈針要容易的話。

    至于到時候,到底是被搶還是反殺,就看自己的本事了……

    與此同時。

    “我靠,這孫子!”

    “【魅影劍法】殘卷,居然是【魅影劍法】殘卷啊,我勒個去!”

    “這混蛋找死呢是吧,真以為拿了個特殊身份能鎮住醉仙樓的老板,就能連我們也一起鎮住么?”

    “他完了,這么炫耀和嘲諷,真當那些大公會的頂尖高手都是吃素的么?回頭有他后悔的時候!”

    “作死技能max……”

    “……”

    果然。

    嫉妒使人變形,擂臺上的那些頂尖高手們對左旸已經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很多人都恨不得將他生活活剝了。

    其中一個頂尖高手見左旸已經拿到了鐵箱子,于是便忍不住問了一句:“屠千歲,冒昧的問一句,咱們這個‘斗場奪寶’活動什么時候開始?”

    “聒噪!”

    老太監雖然沒有當著左旸的面出手傷人,但是臉上的表情卻是十分不悅,大聲斥道:“本次活動的彩頭已經歸使者大人所有,你們該干什么干什么去吧,若是再敢胡言亂語問東問西,擾了使者大人與我家主人的雅興,休怪咱家出手無情!”

    這話什么意思?

    不就是說這次的活動就因為左旸一個人的出現而取消了么?

    所以說,我們這些人,還有開臺上起碼都有幾萬人的觀眾,就不遠萬里跑到這里來看那個混蛋裝了個逼,又拿了獎勵,最后還嘲諷了我們一圈么?

    我們是只會喊666的群眾演員么?

    “不公平,我不服!”

    一個脾氣比較直的高手實在氣不過,就算聽了老太監的警告,依然還是忍不住站出來指著左旸大聲叫囂起來:“我知道你是誰,最近挺有名氣的無缺公子,你好歹也是個眾所周知的高手,既然是高手,你敢不敢不要用這種投機倒把的把戲,用光明正大的手段參與活動,憑真本事奪下寶箱?別讓我瞧不起你!”

    這名高手乃是幫會排行榜上排名第二的公會【豪門】的成員,如果不是左旸出現,他們公會最終拿下獎勵的可能性還是挺大的。

    也正是因此,心里才會格外的不痛快。

    一聽這話。

    “敢對使者不敬,咱家警告在先,你竟還敢如此,那就別怪咱家不客氣啦!”

    老太監眼中立刻劃過一抹殺意,提掌便要殺將過去。

    “等一下!”

    左旸卻伸手攔住了老太監,回過頭來似笑非笑的看了過去。

    此時,這名高手正與一群【豪門】的玩家站在一起,不過左旸并不認識他們,只是覺得站在最前面的那個一直沒有說話的人氣質很是不同……

    就算除去氣質不談,此人的面貌也非常扎眼,屬于那種膚白貌美、眉目含情的絕色……好吧,就算姑娘見到他的容貌可能都要嫉妒,但是他有喉結,這是個男的。

    除此之外,他的十二宮都還算圓滿。

    其中最為搶眼的,還是他的奴仆宮,頦圓頤豐透著一抹淡淡的黃氣,再結合他所站立的位置,這個人很顯然是這群高手的頭兒。

    左旸看的不錯。

    此人正是【豪門】的會長——玉藻前,因為特殊氣質與容貌的關系,再加上在游戲圈舉足輕重的地位,幾乎已經到了家喻戶曉的程度。

    不認識他的。

    也就只有左旸這種剛接觸游戲不久,之前又對游戲毫無興趣的小白玩家了。

    但就算不認識玉藻前,通過這個人身后的高手數量,左旸其實也能大概推測出這個公會的實力,因為之前君邪身后帶的人,貌似比他還是要少了一些。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左旸攔住老太監,其實是在用這種方式像【豪門】示好的時候。

    畢竟,這樣的龐然大物可輕易招惹不得,一個不小心,很可能就要在游戲里面寸步難行了。

    結果……

    “呵呵,關于你剛才的問題,我的回答是……不敢?!?br />
    左旸并未理會玉藻前,只是沖之前說話的那名高手笑了笑,非常正面的回答了他的問題,這才又回頭對老太監說道:“好了,我的話說完了,你現在可以動手了,不用給我面子?!?/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