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網游小說 > 網游大相師 >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六章 無根門(第二更)

哈马奖金:正文 第一百二十六章 無根門(第二更)

    說話間,不待那些人反應過來,左旸便已高高躍起沖入人群。

    這些人與李若秋都只是普通人,氣血值只有1000,又不會任何武功,左旸便猶如狼入羊群,每每出招便必有當場殞命。

    一片鬼哭狼嚎之中,有的人已經下跪求饒,有人轉身試圖逃跑,但他們又如何能夠快的過左旸的輕功,往往逃跑的人反而率先成了他的擊殺目標。

    沒有人可以跑的掉……

    因為他要的結果是:一個不留!

    “殺?。?!”

    左旸心中熱血沸騰,他知道自己有些失控,但卻完全放縱著自己。

    “殺?。?!”

    他只知道,如果不怎么做,自己胸中這口濁氣便永遠無法釋放出來,其他的一切全都不重要!

    “殺?。?!”

    這些人都該死,不!他殺的并不是人,而是畜生!

    “李寡……翠花,我錯了,我向你道歉,求你看在此前我還給過你三個饅頭的份上,你向這位壯士求求情,放過我吧,是我糊涂了,我不是人,以后我當牛做馬補償你……”

    一個年紀略大一些男子早已面如土色,雙腿早已站立不住,就那么趴在地上抱著李若秋的苦苦哀求。

    “……”

    看著面前宛若人間地獄一般的景象,李若秋抿了抿嘴唇,心有不忍。

    但是看到面前這一張張熟悉而又……令她作嘔的臉,她微微搖了搖頭,咬著牙將頭偏向了一側。

    “好你個李寡婦!忘恩負義的賤貨!當初若不是我們收留你,你早就……??!”

    那人見李若秋對他不管不顧,立刻又變得惱羞成怒,臉色竟隨之換上了猙獰之色,破口大罵起來。

    只可惜,僅僅只罵了一半,一只腳便重重的踏在了他的身上。

    隨后又是兩腳補上,一命嗚呼。

    “……”

    左旸只是看了她一眼,并不多說什么,繼續殺人!

    “移花宮……”

    望著他的背影,李若秋目光復雜,一朵墨玉梅花從面前緩緩飄落,她抬起手來將其接住,捧在手心,口中喃喃自語,“了卻人間姻緣事,殺盡天下負心人……”

    ……

    片刻之后,聽風莊內近百口人尸橫遍野。

    最后一個活著的人,正是那個帶回了消息的獵人,而第一個強行占有李若秋的人,也是他。

    “大、大俠,求求你放過我,我,我錯了,只要你放我一條生路,讓我做什么都可以,我求你了……”

    獵人面如死灰,渾身上下抖如篩糠,坐在地上不行的向后挪動,只希望能夠離左旸這個嗜血惡魔遠一些,哪怕只遠一寸都可以。

    伴隨著他的挪動,地上拖出了一條明顯的濕痕,空氣中散發著騷味與臭味。

    他已是嚇得屎尿齊出。

    “呵呵?!?br />
    左旸并不理他,只是一步一步緩緩逼近著,回頭看向了不遠處的李若秋,用那種沉悶的聲音說道,“你看,如果這世間本是一座地獄,與其在其中受苦,為何不把自己變成于行走地獄之中的惡鬼?”

    “小鬼只敢欺辱弱小,卻從來都畏懼惡鬼,不是么?”

    說完,左旸一腳踏上獵人胸膛,便打算結果了他的性命。

    “等一下!”

    背后忽然傳來一聲輕叫。

    “?”

    左旸收勢,回頭卻見李若秋正挪動著有些僵硬的雙腿向這邊走來,而她的手中,不知何時已經拿起了那把之前用來自殺的剪刀。

    或許剛才出來之前,她就已經偷偷藏在了身上?

    “這個人能不能……”

    迎著左旸的目光,李若秋有些拘謹,甚至聲音依然有些微弱,但她的眸子之中卻透出了一抹堅定,她頓了一下,繼續說道,“……能不能把他交給我?”

    “請?!?br />
    左旸做了個請的手勢,但為了防止獵人反抗,依然踏著他的胸膛。

    “謝謝?!?br />
    李若秋點了下頭。

    “翠花,一切都是我不對,我該死,我混蛋,我畜生……你放過我,算我求你了,你放過我吧……”

    見李若秋一步步走近,那獵人開始瘋狂的掙扎,不斷的大聲求饒。

    但在左旸的控制之下,他卻無法移動分毫。

    “李翠花,你不能這么對我!”

    越來越近,獵人臉色早已漲得通紅,嗓子更是已經破了音。

    但下一秒。

    “嚓!”

    那把剪刀以及插進了他的脖子。

    鮮血噴涌而出,整個世界徹底安靜了。

    “呼——!”

    左旸長長的出了一口氣,那口充斥胸腔憋得令他難受的濁氣終于吐出,從未有過的暢快。

    “大俠……”

    依然握著那把插在獵人脖子上的剪刀,李若秋的胸口卻在劇烈的起伏,仿佛這一刻她才真正開始貪婪的呼吸。

    “什么?”

    左旸問道。

    “這墨玉梅花沾了血以后,更好看了?!?br />
    李若秋抬起一只手來,攤開手掌露出一朵浸泡在猩紅血液當中的墨玉梅花,勾起嘴角慘然一笑。

    花美不錯,人亦美。

    “嗯?!?br />
    左旸發出一個鼻音表示認同。

    “大俠,移花宮……真能助我成為惡鬼么,現在,我想做一只惡鬼,一只行走于地獄之中的惡鬼?!?br />
    李若秋又道。

    “你現在已經是了?!?br />
    左旸點頭道。

    “但我現在還太弱小?!?br />
    李若秋苦笑道。

    “那就跟我走?!弊髸D笑。

    “好?!?br />
    李若秋一把將獵人脖子上那把剪刀拔了出來,一抹血霧噴射而出,再一次染紅了她那一身粗布破衣……

    ……

    這件事看似是已經解決了。

    李若秋自愿跟左旸去移花宮,這無疑是最好的結果。

    左旸先是陪著她去不遠處的一座小孤墳祭拜了一番,那里面葬的是她四歲的女兒,很簡陋也很草率,甚至連墓碑也只是一塊破爛的木板。

    左旸本想提議休整一番,但李若秋拒絕了,她說她有自己的道理,左旸便也沒有多問。

    做完了這些,李若秋再無牽掛。

    兩人終于離開聽風莊,一路向移花宮行去。

    哪知道出了聽風莊沒多久,才剛剛行至莊外的一小片槐樹林……

    “呼啦!呼啦!呼啦!……”

    一片衣袂破空聲忽然響起,竟又有一隊人馬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總共有五個人,全都是npc。

    領頭的人叫做“無根門執事李維雍”,矮胖渾圓,瞇縫眼塌鼻子,幾乎就是一個球,一身袍子緊緊繃在身上,手腳俱寬大,臉上掛著一副呵呵笑的表情,憨態可掬。

    剩下四人,則是較為普通的無根門弟子。

    “呵呵呵呵,將這名女子交給我,我可以當從未見過你,放你安然離去,否則……嗤嗤嗤嗤……”

    落地之后,無根門執事李維雍臉上的笑容比之前更勝了幾分,笑瞇瞇的對左旸說道。

    只不過這個家伙說話的聲音卻很細,怎么聽都是與他身形極為不符的娘娘腔,這其實并沒有什么毛病……

    因為無根門,必須無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