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網游小說 > 網游大相師 > 正文 第六百八十九章 更殘忍了好么?

奖金六元:正文 第六百八十九章 更殘忍了好么?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

    https://www..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p>

    墨跡了好一會,巴特爾可汗與特木爾王子的話終于談完了。

    反正最終的結果就是特木爾王子與那幾個狼王首領暫時被關入了大牢,等待巴特爾可汗進一步決定如何發落,至于那些一同兵變的叛軍,巴特爾可汗當眾宣布念他們是被人蠱惑因此赦免了他們,不過他們將會歸入巴特爾可汗麾下將功贖罪。

    這對于那些叛軍來說,自然是最好的結果,因此也就紛紛跪拜了巴特爾可汗表示愿意歸順,由此可見巴特爾可汗也是個有頭腦的人,至少知道應該怎么收服人心,并且還借機壯大了自己的勢力。

    到了這一步,這場短暫的兵變便算是畫上了一個圓滿的句號。

    巴特爾可汗教自己的屬下去處理王都之內的余孽以及后續事宜之后,終于與烏日娜一起將左旸和李涵秋請入了王庭之內,并讓所有的侍衛與仆從暫時回避。

    “使者大人,依你所見,特木爾與那些首領狼王應當如何處置為妙?”

    四下無人之后,巴特爾可汗這才走上前來,行了一個韃靼人慣用的大禮,頗為謙恭的對左旸說道。

    剛才事情的始末他已經通過詢問了解的差不多了,自然也知道現在左旸已經成了“草原之神的使者”,所以這個稱呼并沒有什么問題。

    “可汗,咱們明人不說暗話,你知道我不是什么使者,充其量只能算是一個途徑貴地的漢人,所以咱們之間就不要這個樣子了?!?br />
    左旸向旁邊移了一步避開這一禮,又對巴特爾可汗行了個抱拳禮,笑呵呵的說道。

    “我們韃靼人之中有一個傳說,每當韃靼人面臨關鍵的抉擇時,草原之神便會選中一人作為使者賜予‘妖術’,令他降臨草原帶領韃靼人走向光明……不管你是不是草原之神的使者,你能教外面的那些韃靼子民認為你是,那你就是,即使是我也無法改變這個事實?!?br />
    巴特爾可汗終于將出現這場“誤會”的緣由說了出來,但同時也可以看得出來,他其實也是很理智的,最后那句話更是一語道出了政治的真諦,你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下面的那些民眾認為你是什么,那你就是什么。

    愚民,便是政治!

    愚民,又是謊言,那么政治,便等于謊言。

    “這些我不懂,也不想懂?!?br />
    左旸干脆裝起傻來,不管是游戲還是現實,所謂的政治他都不想參與,甚至不想與其有任何的瓜葛。

    而且,功高蓋主可不止什么好事……雖然左旸完全沒有將巴特爾可汗當做自己的主公,他的主公只有一個,那就是曦池宮主。

    “使者大人曾說過,草原之神會親自對特木爾與那些首領狼王作出審判,不知這場審判要如何施行?”

    巴特爾可汗又換了一種方式,將之前已經問過一遍的問題問了出來,這才是他最想知道的事,畢竟有不少民眾都聽到了這句話,正在等待著這場審判呢。

    “那要看你想讓他們死,還是想讓他們活了?!?br />
    左旸咧嘴笑道。

    “特木爾與那些首領狼王勾結兵變,若是讓他們繼續活著,對韃靼人來說絕不是什么好事……即使特木爾是我的兒子?!?br />
    巴特爾可汗也是個狠人,斬釘截鐵的說道。

    “那很好辦?!?br />
    左旸略微思索了一下,笑著說道,“可以用火刑,你們下個月不是有一個祭祀大典么?到時候將他們綁在火刑架上,若草原之神決定赦免他們,那么他們就不會被燒死,若草原之神決定懲罰他們,那就是他們的行為觸怒了草原之神,死有余辜?!?br />
    “……”

    一聽這話,李涵秋當即側頭看了左旸一眼。

    草原之神的使者!

    要不把你也綁到火刑架上燒一燒,看看你到底是會變成bbq,還是能夠得到草原之神的庇護唄?

    這貨果然不是什么好人,這么無恥而又殘酷的事簡直張口就來!

    “……”

    烏日娜也是忍不住看了左旸一眼,特木爾畢竟是她的親哥哥,就算做了錯事,她可以接受一刀將他的頭砍下來,卻無法接受特木爾被活活燒死。

    “呃……”

    巴特爾可汗的臉色也是有些發白,猶豫了一下又道,“使者大人,有沒有溫和一點的方式?”

    “容我想想?!?br />
    左旸又思索了片刻,終于眼睛一亮問道,“對了,你們韃靼人是不是也流行天葬?認為天葬是最尊貴的布施,是靈魂不滅與輪回往復的重要修行,是對死者最大的尊重?”

    “確實如此……”

    巴特爾可汗點了點頭。

    “那就天葬吧!把他們扒光了衣服劃開數道傷口綁在天葬臺上,如果三天之后他們沒有被胡禿鷲吃掉,那么就說明草原之神赦免了他們,而如果他們被吃掉了,那也是草原之神另外一種形式的赦免,至少說明草原之神沒有放棄他們,沒有抹滅他們的靈魂允許他們進入了輪回……這個方法怎么樣,我已經想不出比這更溫和的方法了,這簡直就是兩全其美,你覺得如何?”

    左旸有些興奮的道,不管別人怎么想,他首先為自己的機智點了個贊。

    “……”

    李涵秋隨即打了個冷戰,更殘忍了好嘛???

    好歹火刑就燒那么一小會,這天葬可是要被胡禿鷲連續吃上三天的,這與中原的一種叫做“凌遲”的極刑有什么區別???

    “這個辦法可行!”

    哪知道巴特爾可汗聽完竟當即點頭表示同意,因為左旸的辦法確實符合韃靼人的喪葬習俗,只是臨了又追問了一句:“可是……為什么要劃開數道傷口?”

    “你不是想要他們死么?”

    左旸理所當然的道,“而且他們非死不可,若是他們在這場天罰之中活了下來,便會有人認為他們是對的,而你是錯的?!?br />
    “說得對!多謝使者大人指點!”

    巴特爾可汗終于消除了心中的疑惑,下定決心說道,“這次使者大人幫了韃靼人大忙,從今天起使者大人便是韃靼人的國師,相信有使者大人在,韃靼人的鐵騎終有踏破雁門關、奪下天下那片最肥沃的土地的一天!”

    “這……”

    一聽這話,左旸當即面露難色,“可汗,不知烏日娜公主是否與你說過,我來到王都并非為了做你們韃靼人的國師,而是帶有其他的目的,若可汗能夠慷慨成全,我自是感激不盡?!?br />
    “哦?什么目的?”

    巴特爾可汗一愣。

    “我需要一批藥材,烏日娜公主曾說這些藥材你們的藥材庫中應有盡有,于是我便來了?!?br />
    左旸嘿嘿笑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