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網游小說 > 網游大相師 > 正文 第五百八十九章 “斫龍陣”

足彩6串7怎么算奖金:正文 第五百八十九章 “斫龍陣”

    再次說起這個問題,劉家一家四口心中不自覺的又好奇了起來。

    之前左旸為龍小葵摸骨之后,只將其定論為“鹿骨”,雖然也提到了還存在一些“復雜”的問題,但是卻沒有明說……原本劉家一家四口其實倒也沒有特別放在心上,而眼下再聽到左旸如此著重的提醒,頓時便覺得這個“復雜”的問題沒有他們想的那么簡單了。

    “小兄弟,到底是什么問題呀,很嚴重對不對?”

    劉洪生作為一家之主,率先將這個問題提了出來。

    “倒也沒那么嚴重,只是現在我還沒有辦法確定下來,待我確定下來再告訴你們,不過眼下多留一個心眼總歸是不會錯的,否則若是被有心之人利用,很有可能就會演變成一件不好的事情,所以非但不要再給任何人摸骨,就連看相之類的事也絕對不要接觸?!?br />
    左旸神色極為嚴肅的說道。

    之前摸骨的時候,他其實是決定不再提起這個問題,免得引起不必要的擔心,因此之前只是叫他們不必將其放在心上,但昨晚睡覺之前,他又仔細考慮過了這個問題,思前想后又覺得還是有必要讓他們對這個問題略微有一個認知,從而提前生出一些防范之心,免得日后迷迷糊糊的就被人算計了……畢竟自己不可能隨時隨地守在龍小葵身邊,真要出了什么狀況他再出手就未必來得及了,要知道,那些能夠看出龍小葵“天赦入命”命理的人,絕對沒有任何一個是好對付的。

    不過具體的命理情況,他依舊是不會說的。

    并非只是因為眼下正在現實當中,他道破天機可能會因此遭受天道報應,若是如此,他昨晚在游戲里就已經可以私聊龍小葵等人說明了,而是出于對龍小葵的?;?,他希望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當然,龍小葵最終是一定會知道的,他會在有必要的時候與她進行說明,作為當事人,這是她的權力。

    但也僅限于她一個人,哪怕是龍小葵的親生父母與哥哥都最好不要知道,這點在向龍小葵說明命理的時候,他依然會著重提醒,倒不是懷疑這家人之間的親情,這一家人相親相愛其樂融融,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得出來,而且每個人的面相都不錯,他們都是不錯的人。

    但命運這種事,卻又很不好說。

    知道的人多了,保不齊遇到某些突發狀況,便有人在完全沒有意識的情況下將其暴露出來。

    比如:如果他沒有特意提醒,劉家人不久之后又遇到某位除他之外的“大師”,出于對龍小葵的關心以及命理的好奇,有人就忍不住請這位“大師”幫忙查看,這無疑非常有可能直接將龍小葵推入萬劫不復之境。

    更何況,這個世界上還有一些擁有將你心底的秘密全部挖出來的能力的人……就像左旸,一些潛藏于人類心底最深處的心魔,他便有能力解讀出來,而且在還是“地階相師”的時候就已經具備了這個能力。

    “明白了,這件事要格外注意,大家都知道了吧?!?br />
    見左旸神色如此嚴肅,劉洪生自然不敢懷疑,緊接著便以一家之主的身份與自己的妻子和一雙兒女說道。

    “老公(爸),知道了,我們會注意的?!?br />
    三人也是連忙認真的點了一下頭,不得不說,劉洪生在這個家還是很有威嚴的。

    “嗯?!?br />
    劉洪生沉吟了一聲,回頭又看向了左旸,問道,“小兄弟,除了這件事,你還有什么需要交代的么?”

    “龍小葵和龍大白在同一所學校上學么?”

    左旸不答反問道。

    “昂,我們兩個都在帝都醫科大學上學,這是我爸給我們選的專業,我今年上大三,小葵剛要去上大一?!?br />
    龍大白接過話茬來說道,“我爸為了讓我看好小葵,還特意在學校附近給我們租了一套房子一起住,我們兩個上學期間就一起住在里面?!?br />
    “哼!”

    聽到這話,龍小葵不滿的哼唧了一聲。

    “呃……”

    左旸也是頗為同情的看了龍小葵一眼,有這么一個既傳統又控制欲強的老爹,想想龍小葵的生活也是挺無趣的吧。

    難怪這姑娘一提起自己的“妹控”老哥來就滿滿都是不滿。

    不過這卻正中了左旸的意思,鑒于龍小葵的情況,他也是希望龍小葵的身邊最好時常有一個信得過的人,如果遇到了什么突發情況,他也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得到消息……

    畢竟,“天赦入命”的命格實在是太稀少、太珍貴了,同時也太危險了,只要不慎被什么人察覺,立刻引來一大堆無孔不入、甚至是不擇手段的“蒼蠅”,而且是尋常人根本無法想象的那種“蒼蠅”……有句話怎么說來著——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所以,看了龍小葵一眼之后,左旸又是笑了起來,說道:“這樣最好,龍大白作為哥哥,確實應該隨時負起看護妹妹的責任,正好我們都在帝都,再加上龍小葵的命格略微有些特殊,如果你們今后遇到了什么不太尋常的狀況,記得一定要第一時間聯系我,我會盡全力幫你們解決?!?br />
    “怎么連你也這樣???”

    龍小葵當即嘟囔起一張小嘴,很是不滿的說道。

    真沒想到,左旸居然這么快就與他爸以及他哥穿上了同一條褲子,而且還冠冕堂皇的要求龍大白繼續“監視”她,我的命好苦啊,身邊都是些什么人呀……

    “那是肯定的,從小到大不管是在學校里還是在游戲里,我妹的一舉一動從來就沒逃出過我的掌握?!?br />
    龍大白則是拍著胸膛一臉“驕傲”的道,仿佛在炫耀自己的戰績。

    “總覺得還沒有一個狼窩出來,就立刻又進了虎口,這都是什么事啊……”

    龍小葵已經快要哭了,未來的人生越來越黑暗了啊。

    不過與被父親和哥哥“監視”的感覺略有不同,對于左旸的“監視”,龍小葵心中竟還有些小竊喜,因為她早在最開始加入移花宮的時候就對左旸產生了一絲朦朧的好感。

    雖然后來處于女生的矜持,兩者之間聯系的不過,這絲朦朧的好感并未升溫,但是通過這次在現實中的近距離接觸,尤其是那種從未經歷過的“摸骨”體驗,龍小葵對左旸的好感已經越來越強烈了,最重要的是……現在已經見過了父母,自己的父母以及哥哥對左旸的感官也都不錯,甚至老古董老爹還正面表示自己不反對!

    這也讓這個從未談過戀愛的丫頭產生了躍躍欲試的想法,因此左旸的“監視”,反倒被她當成了一種“占有欲”的隱晦表達方式……說不定他也是喜歡我的呢,只是不好意思直接說出來罷了。

    嗯,八成是這樣,人家也是美女來的,在游戲圈還有排名呢!

    ……

    當天下午,乘坐飛機回到帝都之后,龍大白與龍小葵先去了學校。

    因為龍小葵是大一新生,軍訓自然是不可避免的,所以龍大白需要提前帶著她先去學校辦理一下報到手續,至于來錦繡工作室兼職的事情,也只能等軍訓完了再說……封閉式的軍訓可不是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

    于是左旸便獨自一人帶著黑貓魑先回了小別墅。

    陳怡以及工作室的成員們對左旸經?!俺霾睢鋇氖亂丫植還至?,這是左旸的私事,從來沒人追問過他到底去干了什么。

    左旸進入自己的房間,將房門反鎖好之后,終于拿出了此行的另外一個重要收獲——那枚由“鎮魂釘”打造而成的黃銅手鐲!

    他答應過孕婦一家人會盡快將這件事處理掉,自然不會食言。

    不過為了防止無法再對孕婦產生不好的影響,他并未急于將先前貼在黃銅手鐲上面的“鎮魂符”取下來,而是先靜坐在床上,分出一縷神識進入了黃銅手鐲之內,想要看看這“鎮魂釘”中到底蘊含了什么樣的玄機。

    “唰!”

    神識才剛剛進入其中,他便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吸力,這股吸力十分強大,饒是他努力控制這縷神識,也無法與這股巨大的吸力抗衡,只能順著吸力牽引的發現順勢而入。

    “問題貌似比我想象的要嚴重啊……”

    左旸心中一稟,這世間能夠直接對神識產生作用的玄機可不多,更何況他現在還是“天階”相師,神識本身的力量就已經強大到了某種程度。

    片刻之后。

    “這是……”

    左旸的這縷神識已經感覺到自己坐在了一個九角形的陣法之中。

    而在他的身邊,則十分凌亂的散落著一些奇形怪狀、材質不同的玉器,以及幾樣短小精干的金屬器具,數量正好也是9個……

    僅僅只是略微感受了一下這些玉器與金屬器具上面的散發出來的氣息,左旸就已經得出了一個結論——這些東西并非普通的道具,而通通都是用來鎮壓鬼魂的煞器!

    再結合分別位于這個九角形陣法的九個角上擺放著的九個朱紅色的木頭臺子……

    “這是傳說中茅山派的‘斫龍陣’!”

    左旸瞬間就得出了這樣一個結論。

    所謂“斫龍陣”,乃是一種捍衛墓葬的陣法,其中融合了茅山派道術的精髓,是一種十分厲害的陣法。

    這種陣法起源于唐代,為茅山派中的一位能者所創,激活此陣能夠借助“山河之靈”的力量來守護墓葬主人的魂魄。

    所謂山河之靈,便是自然界陽氣或陰氣的總稱,茅山術認為山河與生物一樣,也有陽氣與陰氣之分,山為陽則水為陰,正所謂“臨山則陽盛,衰不惑焉”,說的便是其中的道理。

    “斫龍陣”并非一個固定陣法,真正的“斫龍陣”有“九臺”,分別是“鑒臨臺”、“定落臺”、“星吮臺”、“坤殂臺”、“真仙臺”、“合仗臺”、“空榻臺”、“空虡臺”和“燧門臺”,這九座臺僅是九座法臺,并無關鍵作用,關鍵的作用點在于九種器物,名曰“鎮臺”,但這“鎮臺”究竟為何物概無定論,大體上以各類玉石、煞器為主,施術者可以按照一定的順序安鑄“九臺”的位置,從而將其變成一個由九種“鎮臺”隨機排序形成的“九位數密碼鎖”。

    而若是無法破解“斫龍陣”,自然也就無法消除蘊含其中的“山河之靈”的力量,任何對墓主人墳墓不敬的人都有可能承受遭受“山河之靈”的詛咒,輕則禍及自身,重則可能影響子孫后代。

    這恐怕才是影響孕婦一家的真正原因,而并非左旸所猜測的因為墓主人的命格太硬所致……所以說,這枚“鎮魂釘”也未必就是從乾隆皇帝的棺木上拔下來的,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墓主人必定是個大人物。

    因為想要布下此陣,尤其是在一枚“鎮魂釘”中布下這樣的如同幻境一般的洞天陣法,就必須得是道行極深的精通茅山道法的人,并且還要尋得一處堪比龍脈的風水寶地,將此物放置于將寶地之中至少數十年、甚至數百年,才能夠將風水寶地之中的“山河之靈”吸入其中,從而生成這樣一件常人拿到就會影響子孫后代的“不祥之物”……

    而能夠葬在堪比龍脈的風水寶地的墓主人,當然得是有權有勢的大人物。

    只不過這枚“鎮魂釘”卻并非是為了?;つ怪魅瞬皇芮秩哦?,而是那位修道之人為了竊取“山河之靈”所設。

    這就好比一個捕魚人在魚塘中下了一張網,因為等待魚兒入網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捕魚人不能一直在這里守著,便只好先將這張網偽裝了一下留在魚塘之中,日后再來收網,同時為了防止自己不在的這段時間被人截胡,便又在網上打了好多個只有自己才能解開的死結。

    這么一來,網中收獲的魚兒就只能是自己的了。

    而在這件事中,“斫龍陣”就是網,“山河之靈”就是魚,“鎮魂釘”就是偽裝,“鎮臺”就是網上的死結。

    為了得道“山河之靈”,這位前輩可真是煞費苦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