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網游小說 > 網游大相師 > 正文 第五百八十二章 共謀大業?

双色球122中奖金多少钱:正文 第五百八十二章 共謀大業?

    下一秒。

    “咻咻咻……”

    粉色的指勁如同激光一般自左旸指尖傾瀉而出,毫無懸念的全部命中了依靠黃霸體狀態強行施展【血祭】的楊襲。

    眾所周知,這個游戲里面有“黃”“紅”兩種霸體,這兩種霸體雖然有著一些差別,但是其作用只是免疫控制和負面效果,從而保證自己的招式能夠順利施展出來,并不能夠抵擋所受到的傷害。

    而一個人在施展招式的過程中,就算能夠免疫會將招式打斷的控制和負面效果,可是一旦在招式施展完成之前就已經死亡,招式自然也是要被迫中斷的,最終的結果自然也只能是抱憾而亡。

    左旸的內勁攻擊與外功攻擊強度相比雖然略有不及,但是強悍程度依然是其他玩家只能望其項背,尤其是現在這十一道指勁同時傾瀉而出,一瞬間所能造成的傷害總值自然也是極其驚人的,這種情況下,饒是楊襲擁有一萬多點氣血值,也是完全沒有可能扛得住。

    于是。

    “不可能!我不甘心……”

    發出一聲聲嘶力竭的嚎叫,楊襲正在全力施展的【血祭】猛然停滯了下來,隨后整個擂臺便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當中。

    片刻之后。

    “當啷!”

    他手中的血刀自手中脫落,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噗通!”

    隨著生機的徹底流失,他已經無法再支撐自己那承重的軀體,一雙膝蓋重重的跪在了地上,唯有身后那口沉重的刀棺影響著身體的重心,沒有使其直接趴在地上,而是就這樣保持著極為端正的跪姿。

    “總算,結束了……”

    左旸長長的舒了一口氣,這場戰斗的強度不可謂不大,確實消耗了他不少的精力,使他感受到了一絲疲憊。

    “這就……完了?”

    眾人也是直到這時候才終于反應了過來,有些愣神的看著眼前的一幕,有點不太敢相信這是真的。

    因此,持續了好長時間都沒有人開口說話。

    一直到左旸轉過身來,咧開嘴對他們說了一句:“還愣著干什么,抓緊時間收拾戰場???”

    “???哦!”

    眾人這才終于如夢初醒,隨后一個個臉上立刻露出了難以言喻的喜意,大聲宣泄著自己激動的情緒:

    “我剛才沒有看清楚,到底怎么回事,那boss不是還剩下一萬多點氣血值么?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給秒掉了?”

    “還不是多虧了無缺公子,我看他一下子射出了幾萬道指勁!”

    “這么夸張么?”

    “別聽他胡扯,我看的最清楚,無缺公子應該是左右手同時施展了兩個【花神七式(無缺)】中招式,兩個招式的傷害加在一起,瞬間就把boss給秒了!”

    “左右手同時施展招式?這個游戲里還有這種操作,我怎么從來都沒聽說過?”

    “廢話,這趟任務無缺公子施展了那么多牛叉手段,你有幾個聽說過的?你要是都聽說過,人家還是無缺公子么?”

    “咕嚕……”

    “你咽什么口水,怎么不說話了?”

    “我只是在想,還好咱們公會有步崖副會長和塞項羽團長,也還好他們和無缺公子這么熟,這樣咱們公會應該永遠都不會成為無缺公子的敵人,不然……”

    “咕嚕……”

    “……”

    【清風劍閣】的成員們此刻已經不太敢用正眼去看左旸,因為左旸距離他們實在是太遙遠了,作為一個凡人,如果用正眼去看一個高高在上的神仙的話,總覺得這就是一種不可原諒的褻瀆。

    “想不到,旸哥居然已經強大到了這種程度……”

    “同樣是一個工作室的打金員,又是同一個時間進入這個游戲,為什么我們和旸哥之間的差距能大到這種程度?”

    “旸哥太低調了,我要是有這實力,現在整個游戲我就是橫著走的,什么家族什么公會,我一個一個收拾的服服帖帖……偏偏旸哥低調的就算是我們這些天天共處一個屋檐下的人,都沒有一個清晰的認識?!?br />
    “只要旸哥在,咱們工作室還有過不去的坎么?”

    “老板娘是真的有眼光……”

    “想想當初咱們還……唉,也就是旸哥大器,不怎么跟我們計較,不然旸哥現在收拾起咱們來……”

    “……”

    錦繡工作室的成員們也多多少少有這樣的感覺,不過好在左旸平時平易近人,他們與左旸之間的距離感還沒有那么強烈……甚至有些人還又不自覺的想起了之前跟著王昊一同嘲諷左旸的事情,心中升起了一絲愧疚與后怕。

    “時間不早了,都別杵著呀,速度收拾一下戰場,看看你們的奇遇任務現在都是什么情況,趕緊搬完了這里的事準備休息了?!?br />
    左旸見這些人依然不動,只得又催促了一句。

    “哦、哦,好?!?br />
    眾人這才動了起來,最終由步崖作為代表來到楊襲的尸體面前仔細尋摸了一番。

    這個家伙從楊襲的身上搜出了幾件裝備,這些裝備雖然就目前階段來說品階都不算低,但是對與左旸而言,其實也只不過是只能拿來換錢的低端裝備罷了,并沒有什么實際用處。

    “大哥,我手黑了,就只摸出了這些?!?br />
    有左旸這個一人左右了正常戰局的大佬在場,自然是誰也不敢表示需求這些裝備,roll點的程序干脆就直接免了,步崖將這幾件裝備全都拿到了左旸面前。

    “沒人需求么?”

    左旸看了一眼發現沒自己需要的東西,便也沒有多想,只是很隨意的開口問了一句。

    “沒有?!?br />
    步崖十分堅定的搖頭,陳怡也是搖了搖頭。

    這兩人作為兩個隊伍的負責人,都同時做了這樣的表態,其他人自然就更沒有說話的資格了。

    與此同時,步崖更是直接將這些東西一股腦的全部塞進了左旸手中,擅自決定了這些東西的歸屬。

    “這可是你們不要,回頭別后悔……”

    看到這種情況,左旸怎么還能不明白他們的意思,而他也懶得在這種小事上讓來讓去,反正這些人都有任務他卻沒有,怎么算他們都不會虧,于是便笑了笑將其收了起來,緊接著又問,“這些都無所謂,重要的是你們的任務現在是個什么情況?”

    “咱們工作室的任務已經完成了?!?br />
    陳怡率先接過話茬說道,“之前任務日志里面雖然沒有這個任務的任何信息,但是在楊襲死掉的那一刻,我們就已經收到了一個系統提示,讓我們即刻返回試劍崖去找烏蒙坦聊一聊,雖然還不知道具體會有什么獎勵,但這已經足以說明這個任務已經完成了?!?br />
    “原來如此,那你們呢?”

    左旸點了點頭,又看向了步崖。

    “我剛才也已經收集到了楊襲的人頭和刀棺?!?br />
    步崖點頭說道,“眼下雖然我們的任務日志里面沒有出現什么提示,不過那個神秘女子要求我們帶回去的東西已經全部集齊,應該也是可以回去交付任務了?!?br />
    “看來你們的這個任務可能還不算完啊?!?br />
    左旸沉吟了一下,繼續對步崖等人說道。

    他也曾做過不少奇遇任務,雖然奇遇任務在接取以及進行的過程中沒有任何的任務信息,但是一旦任務順利完成,還是會出現系統提示提醒玩家前往某處去交付任務的,這樣才算一個任務徹底終結,免得玩家心里始終沒著沒落的。

    “我也覺得奇怪……大哥,你之前不是說辦完了這里的事之后,要跟我們一起去見見那個神秘女子的么,現在還有時間去么?”

    步崖連忙順著左旸的話說道。

    “走著?!?br />
    左旸笑道。

    ……

    辭別了陳怡等人,左旸便與步崖等人一道返回蘇州城。

    根據步崖之前的說法,這個神秘女子最近一段時間都會在蘇州城的酒樓里面待著,他只要拿到相應的東西,隨時都可以前往蘇州城酒樓交付任務。

    而在回去的路上,左旸自然也沒有閑著,否則他就直接使用【移花宮命牌】傳送了,又何須與步崖等人同行,他要借助這個功夫,與步崖交代一些事情,從而做到不動聲色的試探一下神秘女子的身份,再決定下一步的動作。

    如果這個任務交付的過程一切正常,那就說明左旸多慮了,這件事他自然也不會再去插手……

    而對于左旸的交代,步崖自然是一句一字的記在了心里。

    如此也就沒什么好說的了,大概一個多小時之后,一隊快馬如約出現在了蘇州城驛站,眾人先是還了租來的馬匹,而后一道前往蘇州城酒樓。

    一邊走著,除了步崖這個接頭人之外,剩下的人都統一戴上了【蒙面巾】,還讓其中一人暫時離開了隊伍,以此來起到能夠讓左旸混在隊伍之中的效果。

    “大哥,這么做好像沒什么必要吧,這游戲里npc那么多,玩家也那么多,這個神秘女子沒那么巧剛好就認識你吧?!?br />
    對此,塞項羽這個直性子還有些奇怪,總覺得左旸這么做有些多此一舉了。

    “以防萬一嘛?!?br />
    左旸則只是淡然一笑,并不在這個話題上多做糾纏。

    片刻之后。

    “咚咚咚!”

    步崖叩響了蘇州城酒樓二樓一個包房的雕花木門。

    “吱嘎——!”

    過了一小陣子,木門才終于打開。

    左旸下意識的向里面望去,卻只看到一個俏生生坐在屋內的一張八仙桌旁邊的蒙面女子,并未看到前來開門的人。

    “此人難不成已經到了能夠隔空移物的境界?”

    左旸不由的如此想到。

    江湖中擁有這種本事的npc絕對是稀有動物,左旸在這方面也算是見多識廣了,但回想起自己所接觸過的npc來,貌似也只有喬北溟擁有這樣的本事……盡管他并不知道這種本事具體要達到什么樣的境界才能夠掌握。

    而再看這個蒙著面的神秘女子。

    可能是因為【蒙面巾】的緣故,也可能是因為還施加其他的手段,他居然無法通過肉眼看出神秘女子的任何信息了,包括其他npc直接就會顯示出來的功力境界、陣營等方面的信息……也難怪之前步崖一問三不知了。

    “請進?!?br />
    看到步崖之后,神秘女子并為起身,也并未對步崖帶來的人有任何微辭,只是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語氣淡然的說道。

    “多謝前輩?!?br />
    步崖禮貌的施了一禮,便回頭招呼眾人魚貫走了進去。

    “砰!”

    那神秘女子見人都進來了,又是微微會動了一下白皙的手指,身后的那扇雕花木門便又自動關了起來,果然是隔空移物的手段。

    到了這時候,她才再一次看向步崖,開門見山的問道:“我讓你去取的東西,你已經成功取來了么?”

    “取來了,請前輩過目?!?br />
    步崖點了點頭,隨后便將楊襲的頭顱取出,端正的放在了八仙桌上。

    而后又將10口血刀門精英弟子那冒著黑氣的刀棺和楊襲那口泛著猩紅色光芒的刀棺一口一口取出,全部擺在了包房的地面上。

    這也就是個游戲,這樣的任務道具根本不占用正常的背包空間,因此步崖才能夠僅憑一己之力便將這些東西全部帶到這里來,當然,也得虧這個包房足夠寬敞,否則即使這些刀棺其實都不算太大,也是很難擺得下的。

    “很好!”

    神秘女子滿意的應了一聲,笑道,“你們既然能夠從**洞中取回楊襲的人頭以及這些刀棺,便已經充分的證明了你們的實力,你們有資格接受我的褒獎,更有資格與我一同共謀大業,我非??春媚忝??!?br />
    “共謀大業?不知前輩這話是什么意思?”

    步崖奇怪的問道。

    “?”

    左旸也是心中一稟,印象中與此類似的話他好像從某個女性npc口中聽到過,而且這個女性npc還與他結下了不共戴天的梁子。

    “這些稍后再講?!?br />
    神秘女子也不多做解釋,只是站起身來走到那些刀棺前面,隨即手中亮起了一抹紅色光芒,在這些刀棺上面一一施為了一番,而后才冷冷笑道,“我已經使用獨門秘術將這些刀棺變成了無主之物,你們人手一口,這便是我對你們的褒獎,不必客氣?!?/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