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網游小說 > 網游大相師 > 正文 第五百二十九章 我居然這么有錢?

竞彩5串6的奖金是怎样计算的:正文 第五百二十九章 我居然這么有錢?

    “你?你和我姐什么關系?”

    聽了左旸的話,陳愷也是愣了那么幾秒鐘之后,才一臉狐疑的看向了左旸。

    在他的意識當中,如果一個男的為一個女的出頭,并且還是因為這種家事出頭,那么兩人之間多半是存在著一些不太純潔的男女關系的,否則他站出來多管閑事個什么勁兒?

    “這……”

    這個問題顯然是問到點子上了,工作室的成員們也是瞬間被帶著看向了左旸,等待著左旸回答。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大家伙已經很自覺的將左旸與陳怡默認成了一對。

    他們現在一個是工作室的老板,一個是工作室的老板娘,這本身聽起來就像是一對,兩者平時雖然在大家面前沒有表現出什么曖昧的行為,但之前老板娘生病的時候,左旸那個喂大家一臉狗糧的公主抱依然歷歷在目,工作室里就從來沒有哪個異性與老板娘如此親密過。

    除此之外,在其他的方方面面,左旸也總會在必要的時候給陳怡一些幫助,而左旸的某些決定,陳怡也總是無條件的支持,總給人一種夫唱婦隨的感覺。

    而且在大家看來,整個工作室之內如果有人能夠配得上陳怡這樣的美女的話,就非左旸莫屬了……

    總之,就是潛移默化的,盡管左旸與陳怡從未在任何場合下宣稱或是默認過兩者之間的關系,但在大家心里,這卻已經是一個不需要進行討論的事實,兩人到了最后是一定走到一起的,就好像金童玉女一般不可分割。

    因此現在聽到陳愷忽然將這個問題提到明面上來,眾人雖然從未想過還會有其他的結果,但八卦之心也是瞬間便被勾了起來,只想聽聽左旸的回答,從而正式確定兩者之間的關系。

    “……”

    面對這個問題,陳怡也是瞬間緊張了起來。

    她對左旸是有好感的,這點從自己那次生病之后她就已經確定了下來,并且與自己的閨蜜王穎數次聊起過這個問題,卻從來不敢直白的對左旸說出來。

    甚至這一次左旸需要【百毒心經】中的珍貴毒藥,她不惜用軟妹幣去兌換游戲幣購買材料,也要滿足左旸的需求,但是事后她又不想讓左旸知道……在這種事上,她一點都沒有平時雷厲風行的樣子,反倒更像是一個略微有些自卑的小姑娘,不敢直面自己暗戀的男孩。

    當然,這其實也與她心中那根深蒂固的心魔有些關系。

    自小重男輕女的父母便給了埋下了自卑的種子,哪怕表面上的要強與獨立,也是建立在這種自卑的基礎之上,因此她從不對人說起自己的家庭,也絕不在人們面前露出哪怕是一絲的脆弱……

    因此這么多年以來,也只有左旸真正的走進了她的心里。

    這一切,都源于左旸那個十分霸道的公主抱,隨后又輕而易舉的解決了她當時的困境,這讓這個要強卻又自卑的姑娘,第一次感受到了被人?;ぷ諾母芯?,這么多年來,也只有那天在醫院里的時候,她睡得最為安穩。

    她喜歡上了身邊有一個左旸存在的感覺,因此她小心的呵護著這種感覺,謹小慎微的維系著與左旸之間的關系……因為她知道,她可以忍受自己的感情不被左旸發現,但是卻無法想象有朝一日身邊再也沒了左旸的情景,這更多的是一種心理上的依賴,仿佛中毒了一般。

    但同時,她也滿懷期待,期待著左旸能夠看到她的那一天……

    “我們……”

    左旸必須得承認,他對陳怡其實也是有一些好感的,甚至有的時候也能夠隱約察覺到陳怡那朦朧的心意。

    畢竟,左旸的情商并不算低。

    對待別人的時候他能夠利用望氣入微的能力,再輔以一些相術賦予他的對人性的理解,很透徹的推測出一個人的想法與行為模式,那么對待自己身邊的姑娘,即使沒有談過戀愛,他也必定能夠察覺到一些蛛絲馬跡。

    但是因為相師身份的緣故,直到現在他都不敢也不能去考慮這些事情,為了防止最終害人害己,更多的時候他都只能用裝傻充愣的方式蒙混過去。

    回想起來,唯一一個沒有蒙混過去的姑娘就是水墨畫眉,這姑娘屬于那種敢愛敢恨的人,喜歡就直接說了出來,但最終的結果……那次之后,左旸與她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任何交集了,有的時候左旸也會想起她,但是卻不敢也不能聯系她,他不想因為自己的緣故而害了她,這樣他會更加過意不去。

    就在這個時候。

    “左旸,這個問題你想清楚了再回答!”

    剛從廚房出來的王穎卻在這個時候忽然打斷了他,并且還在不停的沖他使著眼色,一對眼珠子不停地往陳怡身上瞟。

    這姑娘作為陳怡的閨蜜,雖然也不知道陳怡家里的事,但卻非常清楚陳怡對他的感情,尤其是最近幾天的事情,越發令她覺得自己應該做些什么,好叫左旸明白陳怡到底為他做了什么,只是一直都找不到合適的機會。

    而今天這個機會在她看來就非常合適,她一點不介意做這個“壞人”。

    “王穎……”

    陳怡怎么可能還看不出王穎的意思來,頓時羞紅了臉,看到現場這么多人都也明白了過來,正一臉曖昧的看著她,她真心恨不得立刻找一個地縫鉆進去。

    “是啊是啊,旸哥,你可要想清楚了再回答啊,哈哈哈?!?br />
    工作室的成員也有人跟著起起了哄,場面居然還有那么點歡樂,至于陳怡的弟弟陳愷以及陳怡家中的事情,反而沒有人特別放在心上。

    畢竟左旸這么厲害,不管陳家人在老家給陳怡找了一個什么樣的男人,相比之下也肯定是要被左旸秒殺的,根本就沒什么好擔心的,現在只需要左旸正式承認自己是陳怡的男朋友,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現在看來,他們之中有些人反倒覺得陳愷的弟弟來的剛好是時候,這等于推了左旸與陳怡一把,給他們來了一記助攻。

    “呃……”

    此情此景之下,左旸也是略微有些尷尬了。

    這尼瑪……現在他確實有點騎虎難下,在這之前,他真心沒有想到事情會突然演變到這一步,說好的家庭倫理劇呢,怎么分分鐘就變成了青春偶像劇?

    如果說兩人只是普通朋友吧,這就等于當眾拒絕了陳怡,陳怡這么要強但實際上又非常自卑的人必定很難下的來臺,回頭在工作室中相處起來自然也是難受的很,說不定干脆就連朋友都沒得做了……有了水墨畫眉的那次教訓,左旸心中也是略微有些發虛,只能說好在水墨畫眉與他相距甚遠,不像陳怡這樣是低頭不見抬頭見的關系,因此也沒那么難受。

    可是如果說出點什么來的話,左旸又擔心陳怡當真,在這種所有事情他都暫時沒有辦法看清楚的情況下,他實在不敢與哪個女性朋友走得太近,即使心中有些好感,即使明白對方的心意,也不敢有任何的表示。

    不然……

    思來想去,針對眼前的這種情況,左旸覺得可能還是前者對陳怡造成的傷害貌似更大一些,因為這姑娘的成長環境造就了她與普通人略微有些不同的價值觀,換句話說,對于陳怡來說,讓她當眾下不來臺的話,那甚至要比殺了她還要令她難以接受。

    而后者,他倒是可以在事后找一個合適的機會與她再談一談,私底下將自己當前的立場說清楚,這姑娘早就知道他是一名相師,而且她從來也不是那種不通情達理的人,或許這樣處理能令她更容易接受一些。

    當然,也可以完全不去談論這些,因為……

    就在這片刻之間,左旸已經做好了接受陳怡,從今以后就與陳怡長相廝守的準備!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還是左旸確實也對陳怡有著與眾不同的好感,這姑娘是他的貴人,他很確定這一點,也正是因為這個姑娘對他的照顧,他才終于觸碰到了爺爺臨終之前所說的大機緣……除此之外,通過消耗蓮子進行測算,他與陳怡的結果本就是大吉,雖然現在已經有好幾個姑娘與他都是大吉,但這些人中左旸真正產生了好感的就只有陳怡一個人(左旸雖然必須得承認,他對水墨畫眉也有著一定的好感,但因為一直都沒有再遇到過,還沒有進行過測算,再止于夏天、干物女王、賀蘭雪,這三個人左旸真心只把她們當做了朋友,至少目前為止完全沒有絲毫類似的情愫),所以左旸已經做好了這個準備。

    他知道,以自己現在的能力,完全可以與陳怡從戀愛關系開始發展,只要沒有發生或是確立那種類似于婚姻的關系,不論陳怡因此遭遇什么,他都有能力保證她不受到任何的傷害,最多只是自己在通往通天神相的路上可能會受到一些影響。

    因此借著今天這個機會,左旸終于決定不再躲避,從今天開始正視自己的感情!

    “旸哥,你倒是快說呀,怎么還不好意思起來了呢?”

    見左旸若有所思,半天沒有說話,工作室的成員們依然還在起哄。

    而陳怡的心中卻已是一片冰涼,這么長時間不說話,她已經隱約猜到了左旸的答案,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心中藏有心魔的她果然已經覺得自己以后沒有辦法再在這間工作室待下去了……

    “……”

    甚至就連王穎都有些后悔,后悔不應該自以為是的逼問左旸,卻將陳怡放到了這么一個尷尬的位置。

    “左旸,你不用……”

    但是到了這個時候,陳怡卻依然不希望左旸為難。

    而與此同時。

    “我是你姐的男朋友,有什么問題么?”

    左旸卻也忽然開了口,將這樣一番話說了出來。

    “哦——!”

    工作室的成員瞬間“哦”了起來,一片嘩然。

    “???”

    陳怡的身體卻是忽然顫了一下,抬起頭來,一臉驚喜的望著左旸,這正是她一直以來所期待的答案,這個答案來的太突然,令她有些眩暈。

    “老板娘,太好了!”

    王穎則是激動的一把握住了陳怡的手,就剛才那一小會,王穎甚至要比陳怡更加緊張,萬一好心辦了壞事,她也不知道應該如何自處。

    “我姐的男朋友?我姐這么漂亮,只有有錢人才娶的起,你有什么?”

    一片嘩然之中,陳愷上下打量著左旸。

    不過自打知道左旸是這棟小別墅的主人之后,他對左旸的態度明顯已經變了許多……就連傻子都知道,帝都的房價根本就不是一般家庭承擔得起的,更何況還是這種地理位置不錯的小別墅,因此在陳愷眼中,左旸也算得上是他心中的那種有錢人了,只是這個家伙依然還是想摸一摸底。

    “不怕告訴你,我爸媽給我姐找到的婆家,一開口就答應給我們家一百萬彩禮錢,你要是給得比一百萬多,才有資格和我姐談朋友?!?br />
    說到底,陳怡的父母和陳愷本來也就不關心陳怡的終身大事,他們關心的就只有錢,否則又怎么會用這種方式來逼婚呢?

    “一百萬?”

    聽了陳愷的話,已經有工作室的成員笑了起來,“穎姐,不如你來告訴他,旸哥每個月的收入有多少吧?”

    他們雖然并不知道左旸的確切收入,但卻也知道,就算左旸玩游戲不怎么上心,每隔幾天也總能拿出幾件游戲中有價無市的裝備或是武功秘籍來交給王穎處理,這些東西隨便拿出一樣來,都能賣出一個普通人只能眼紅的價格。

    “呵呵?!?br />
    王穎也是很不喜歡陳愷以及陳怡的父母,此刻自然一點都不介意打一打陳愷的臉,于是聽到眾人的話,她也是十分干脆的站了出來,說道:“據我統計,上個月經過我的手打入左旸賬號中的軟妹幣已經達到了320萬,而上上個月則是270萬,再往前一個月更是直接達到了400萬?!?br />
    我去,我現在居然這么有錢?

    聽到王穎的話,左旸自己都驚呆了,他最近幾個月因為沒有需求,確實對自己賺的錢太沒有概念了。

    不過,就算如此,他也沒有給陳愷以及陳怡的父母一毫一厘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