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網游小說 > 網游大相師 > 正文 第四百九十四章 突如其來的隱藏任務

2019年3d奖金多少钱:正文 第四百九十四章 突如其來的隱藏任務

    實際上,喬北溟就是想借此來拖延時間。

    畢竟,這世上只有他一個人見過【修羅陰煞功】的真跡,除了他之外,便是他那個已經死去的獨子喬少少,也僅僅只是懷揣他謄錄出來的【修羅陰煞功(手抄本)】而已……

    因此他覺得現在不論他口述些什么出來,左旸也無法立即驗證真偽,相反還要浪費大量的時間去記錄,記錄之后還要再花費許多時間去研讀修煉……這便是他的緩兵之計,為的就是暫時穩住左旸,好繼續進行第八層的突破,一旦突破完成他便能夠放開手腳,那時便是左旸的死期。

    更何況,就算是他將真正的【修羅陰煞功】告訴左旸也并不擔心,因為【修羅陰煞功】作為一部外域傳來的武學,其中的許多用語與說法都是十分的晦暗難懂,就算是他自己也是花費了幾十年的時間,甚至不遠萬里前往西域求證了許多東西,又經過無數次的冒險試煉,才終于將其歸為己用。

    因此在中原武林當中,他可以很自信的說上一句,除了他之外,任何人哪怕是一字不落的將【修羅陰煞功】記了下來,那也僅僅只是得到了一部“手抄本”而已,如果不能得到他的指點,根本就不可能練成。

    也正是因此,一向謹慎的他,才會放心的將自己抄錄下來的【修羅陰煞功】交到自己那個武功并不算高的獨子喬少少手上,并不擔心這部秘籍落入他人之手……

    “呃……”

    然而,喬北溟這番話,卻令左旸忽然又想起了一個十分關鍵的問題。

    他清楚的記得他手中的那部【修羅陰煞功(手抄本)】中的注釋:“手抄本功法無法直接修煉,需要該功法境界更高的武林前輩親自指點傳授心得,才可歸為己用,并且該功法可修煉層數上限不可超過這名武林前輩的當前境界?!?br />
    這也就是說,他現在可能出現的有點早了……

    因為喬北溟現在的【修羅陰煞功】還只是第七層而已,所以就算是他想辦法強行逼迫喬北溟指點一番,從而能夠開始修煉這門功法,最多也只能修煉到第七層而已,絕對不可能超過喬北溟的境界,自然也根本不可能達到第九層的大圓滿狀態。

    這自然不是左旸所希望看到的情況,畢竟對于玩家而言,一部功法,尤其是一部內功,如果無法修煉到滿層便無法獲得內功的滿層特性,這絕對是一大損失。

    除此之外,這門內功可是一部九階功法,如果光說滿層之后的屬性加成的話,也是肯定要比九階以下的內功強出不少的,可是它滿層卻只有九層,而即便是【明玉神功】那樣的六階功法滿層也要達到十層呢,【魔幻身法】那樣的七階內功滿層更是直接達到了十四層……這樣去對比的話,可以想象得到,【修羅陰煞功】每一層能夠獲得的屬性加成肯定也不會是一個小數字,每損失一層也都將是一個巨大的損失。

    總而言之,左旸肯定不希望自己冒險廢了半天的勁,最后卻只得到了一部無法修煉到滿層的內功,這未免有些太虧了。

    現在唯一值得慶幸的事情是,從見到喬北溟那一刻起,左旸便一直戴著【蒙面巾】,喬北溟應該不會記住他的臉,更無法獲悉他的身份。

    也就是說,這次過后,他下次再見了喬北溟,便又是另外一個身份,應該還有再一次向喬北溟尋求指點的機會,而到了那時候如果喬北溟不是處于這樣的“特殊狀況”,他應該就不能夠像現在這樣逼迫這個大魔頭了,更不可能隱藏身份,最好還是老老實實夾起尾巴做人,否則真的會吃不了兜著走。

    所以,不管怎么樣都不能白來一趟,這一次起碼先讓喬北溟指點過前面七層,看看【修羅陰煞功】到底有什么特別之處再說。

    如此想著,左旸自然不會讓喬北溟浪費時間,畢竟他也不知道喬北溟現在這種狀況到底會持續多久……

    于是。

    “喬老前輩,不瞞你說,前些日子晚輩機緣巧合之下,已經僥幸得到了【修羅陰煞功】的手抄本,因此并不需要前輩贅述?!?br />
    左旸便笑呵呵的將【修羅陰煞功(手抄本)】拿了出來在喬北溟面前晃了晃,說道,“只是這手抄本實在晦暗難懂,晚輩希望能夠從喬老前輩這里獲得一些指點,請喬老前輩不吝賜教?!?br />
    總之先把這次的目的達成再說,大不了下次再見到喬北溟時,為了避免這個大魔頭懷疑他的身份,就不再把手抄本拿出來了,從頭到尾裝模作樣的重新學上一遍唄,畢竟過了今天這個村兒,可就沒這個店兒了。

    更何況,如果是正常情況下想要獲得喬北溟的指點,那就必須得先取得他的信任,而且一般的信任還不行,這件事光是想想就很不容易,就算是左旸也沒有十足的信心,因此他覺得非常有必要先收取一些利息,七層就七層吧,總比萬一運氣不好,這本到手的秘籍最終變成廢紙要強吧?

    “嗯???”

    看到手抄本的一瞬間,喬北溟的身體都跟著不由的抖動了一下,鼻子下面那長長的白胡須更是瘋狂的飄動了起來,甚至就連身上的紅藍兩股氣息也重新變得不穩定了,情緒異常激動的質問道,“這手抄本為何會出現在你手中,你到底是什么人???”

    左旸早料到喬北溟見到此物會有一些情緒方面的變化,自然也是一早就想好了說辭,因此才會這么做。

    “喬老前輩不要激動,晚輩只是一個籍籍無名之輩罷了,不足掛齒?!?br />
    只見左旸淡然一笑,半真半假的說道,“至于這手抄本嘛,乃是晚輩前些日子進入苗疆十萬大山采藥時,不慎迷路誤入一處喚作‘毒王谷’的神秘山莊所得,當時這個山莊之內空無一人,只見到一個年輕人的尸體,晚輩本想埋了尸體免得被山里的野狗啃食,不成想卻從這尸體的身上找到了這么一部秘籍手抄本,于是便便宜了晚輩?!?br />
    左旸自信當時逃走的陽宗海雖然看到了他的臉,但是卻并不知道他的身份,因此只會將喬少少的死算在霍天都夫婦頭上,而喬北溟現在也不知道他的身份,所以他現在怎么說都是可以的。

    至于為什么不在這個時候直接說出當時的真相,好叫喬北溟知道喬少少到底死于誰手,這個問題左旸也是慎重考慮過的……

    首先,他說的話喬北溟未必會立刻相信,畢竟相比于陽宗海這個手下,他才是不折不扣甚至連身份都不肯顯露的外人,如何能夠取信于人?

    其次,如果他這么說了,便等于告訴了喬北溟他當時也是在場的,雖然他根本就沒有動手,而喬少少最后也確實是死于陽宗海之手沒錯兒,但他與霍天都夫婦在其中也沒起到任何的好作用,以喬北溟這邪派大魔頭的狂傲性格,到頭來恐怕只會將他與霍天都夫婦以及陽宗海一起當做仇人,誰都別想好過。

    再次,他還想著等喬北溟將【修羅陰煞功】練到了滿層之后,再來找喬北溟指點呢,如果喬北溟現在就知道了真相,到時候陽宗海再認出了他,那就不等于直接告訴喬北溟,今天在密道中“戲?!彼娜?,和日后再次尋求喬北溟指點的人是同一個人么?

    所以,如果今天說出真相,以后想要再找喬北溟指點的事,就直接可以不用再想了,因為這等同于他又給了喬北溟一個非殺之而后快不可的理由……

    “你說的可是實話???”

    喬北溟的眸子比之前更紅了幾分,狐疑的審視著左旸,條條血絲仿佛都要爆開一般,與此同時,他身上的紅藍兩股氣息也是變得更加狂暴,甚至能夠看到一陣陣漣漪在上面浮動。

    “千真萬確,喬老前輩若是不信,他日晚輩可帶前輩一道去找那處山莊?!?br />
    左旸“正直”的點了點頭,心中卻開始隱隱有些擔心喬北溟現在的狀態。

    這個老頭顯然在見到【修羅陰煞功(手抄本)】,又聽到了“毒王谷”和尸體的事之后,整個人都顯得有些不正?!非械乃?,應該是那種心中的某根弦被觸動之后,精神有些癲狂的狀態,這種狀態可是會令人做出一些喪失理智的事情的。

    “不——必——了!”

    喬北溟的滿口黃牙已經咯咯作響起來,而這三個字也完全就是從牙縫里面擠出來的。

    緊接著。

    “啊——?。?!”

    喬北溟忽然仰天長嘯了一聲,歇斯底里而又充滿了恨意的嚎叫聲在密道中回蕩起來:“天殺的張丹楓?。?!天殺的霍天都?。?!爾等令老夫后繼無人,老夫定要令爾等身敗名裂,令玄機門雞犬不留?。?!殺!殺!殺?。?!”

    伴隨著這驚天動地的嘶吼,整條密道都仿佛在劇烈的搖晃,不是有一些碎石塊自密道頂端掉落下來。

    與此同時,喬北溟身上的紅藍兩股氣息也是瞬間交織在了一起,瘋狂的向對方發起著沖鋒,要么被吞噬,要么便要吞噬對方,絕無回旋余地,更無分明的楚河漢界。

    “這……”

    面對此情此景,左旸也不知道該怎么辦,為了自身的安全,只得默默的向后退了幾步明哲保身。

    “殺——?。?!”

    喬北溟依舊瘋狂的嘶吼著,似乎已經忘了自己現在經歷著什么。

    而隨著紅藍兩股氣息的激烈對抗,他的眼睛、鼻子、嘴巴、耳朵都已經滲出了鮮血,這些鮮血一道道順著他的臉頰向下滑落,很快就染紅了他的長發與胡須,最后滴落在了袍子上,快速暈開。

    這副模樣,使這個老者看起來便如同剛從地獄中爬出來的惡鬼,面目可憎。

    “……”

    但左旸看在眼里,心中卻產生了一些沒由來的不忍。

    不管怎么樣,喬北溟雖然身份是邪派大魔頭,但是到底做過什么事他卻一點都不知道,他只知道現在在他面前的,就只是一個老來喪子的悲憤老者,這也是一個可憐人,盡管他只是一個為了服務玩家而創造出來的npc。

    甚至,左旸都有點后悔,不應該將【修羅陰煞功(手抄本)】拿出來,也不應該拿喬少少的事來刺激他,總覺得對這名老者有些太過殘忍了,還不如直接殺了他算了。

    但是現在,后悔顯然已經來不及了……一個游戲做到這個份上,真是叫人挺虐心的。

    而下一秒。

    “噗——!”

    一口血霧猛然自喬北溟口中噴出,喬北溟順勢后仰過去倒在了地上,身上那紅藍兩股氣息也早已變得混沌不堪。

    這名老者就這樣躺在地上不停的抽搐著,就像一個發病的癲癇患者,完全無法自持。

    “喬老前輩……”

    左旸實在忍不住想過去扶他一把,卻又擔心其中有詐不敢輕舉妄動。

    與此同時。

    他卻又注意到了一個更加奇怪的現象,只見喬北溟倒在地上抽搐的同時,頭上的功力境界竟也隨之在飛快的發生著變化。

    驚世駭俗——舉世無雙——神功蓋世——一代宗師……

    “這是怎么回事?”

    左旸目瞪口呆,喬北溟的功力境界明顯是在飛速下降,僅僅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變成了與念蘿壩尊主水寒秋一樣的境界。

    而且到了這一步,下降的趨勢并未改變,反倒越將越快!

    ……所向披靡——無與倫比——登峰造極——傲視群雄——出神入化——神乎其技……

    “我去,這就都跟我一個境界了?”

    左旸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情況,這簡直比金融風暴襲來時的股派指數還要可怕,然而都已經成了這樣,卻還是一丁點停止的意思都沒有。

    終于。

    ……出類拔萃——爐火純青——融會貫通——駕輕就熟——略有小成——初窺門徑——初學乍練——不堪一擊!

    終于停止了,喬北溟的功力境界竟一口氣降到了1級玩家剛進入游戲連新手功法都沒來得及學習時候的水平???

    “這……”

    左旸無言以對。

    事到如今,他也大概猜測到了喬北溟到底什么情況,可能是因為自己的干擾導致他練功走火入魔,于是徹徹底底的變成了一個廢人……

    就在這個時候。

    “叮!”

    ——【請注意,各項條件達到觸發隱藏任務條件,隱藏任務生成中……】

    ——【隱藏任務提示:喬北溟現如今因走火入魔暫時失去了所有功力,你作為始作俑者不可袖手旁觀,現在你必須協助其恢復功力,并助其在正邪兩派決戰之前將【修羅陰煞功】修煉至大圓滿境界,促成萬眾矚目的喬北溟與張丹楓之間的驚世正邪大戰……】

    ——【任務獎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