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網游小說 > 網游大相師 > 正文 第四百八十五章 【陰陽和合散】!

胜负彩17032奖金:正文 第四百八十五章 【陰陽和合散】!

    “那是什么人?”

    因為左旸看到這道身影的時候,那人已經跳了進去,只留給左旸一個模糊的背影,所以左旸根本就不可能看到此人的容貌,也沒看到此人到底是npc還是玩家,甚至連是男是女都分辨不出來,只知道那就是個人。

    應該是個npc吧?

    左旸是這么推測的,他這次來到上清宮門口并不算是潛入,而已經拿到了自由上下嶗山的腰牌也不怎么懼怕邪派陣營npc的檢查,因此根本就沒有刻意去隱藏自己的行蹤,算是光明正大的“閑逛”了。

    這種情況下,若那人是一名自由度很高的玩家的話,肯定已經注意到他的存在了,為了隱藏自己的目的必定不會像現在這樣幾乎當著他的面翻墻潛入,完全可以等他走了之后再有所行動,反正現在的上清宮周圍也看不到守衛的影子,并不需要去搶機會。

    但這人偏偏就這么做了,所以左旸覺得那道身影是npc的可能性很高,說不定還很有可能是因為他的到來而觸發出來的奇遇任務……

    “呃……”

    想到這茬,左旸又轉過身子來,在上清宮附近仔細觀察了一番。

    現在的上清宮一片冷清,確實沒有任何npc守衛的影子,里面也是一丁點動靜都沒有,可能是上清宮還未正式啟用的關系吧,也可能是喬北溟還沒有出山,這里便被暫時關閉了起來……

    “要不……我也跟進去看看到底什么情況?”

    左旸本就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兒,尤其是在這個充滿了奇遇任務的游戲里面,不管換了是誰,只要遇到這種奇怪的事,肯定都會忍不住上去湊個熱鬧,看一看會不會有什么奇遇。

    于是。

    左旸先是取出【水晶鏡】透過上清宮的圍墻又十分謹慎的觀察了一下,確定跟進里面不會有一大堆npc守衛正在恭候自己到來,又發現已經找不到那道身影之后,終于下定了決心……

    “嘩!”

    一個【扶搖步法】三連跳,左旸也輕松跳上了院墻,而后快速隱入其中。

    ……

    現在還是白天,左旸的視野還算不錯,因此很快就摸清了上清宮之內的具體情況。

    這里面一個三進的大院子,院子的東西兩側是兩排門窗相對的房子,這些房子也像外面一樣房門緊閉,門的上面并沒有懸掛標明了房屋用處的匾額,并且還被一些與鐵鏈連接在一起的大銅鎖給鎖了起來。

    左旸并沒有輕舉妄動,而是快速穿過了前面的兩個院子,一直來到了第三個院子的時候才終于發現了一些異常之處。

    第三個院子與前兩個院子的格局略有一些不同。

    這個院子的正北面有一個大殿,大殿的匾額上書有“上清閣”三個字,與大門外掛著的那塊寫著“上清宮”的匾額形成了內外呼應,同時“上清閣”的大門上也被一個大銅鎖牢牢的鎖了起來。

    而在東西兩側,則還是與前兩個院子一樣的房屋,不過不一樣的是,這些房子里面,有兩個位于西側的房子門上的銅鎖已經被打開了,不是那種正常的打開,而是被人使用利器直接劈做兩半扔在了地上,斷裂的切口十分平滑。

    這種情況很有可能是剛才跳進來的那個人造成的,同時也更加讓左旸確定,他之前看到的那道身影就是一個npc。

    因為玩家哪怕功力再強,手中的兵器再厲害,也是不能對這種游戲中的上鎖道具造成這種程度的損壞的,唯有成為一名巧匠,才能使用正常手段開鎖。

    “那么這個人到底是什么人?用這種手段潛入這里又有什么目的呢?”

    根據眼前的情景,左旸猜測這個人很可能是來上清宮尋找什么東西的,雖然并不清楚這里到底藏有東西,但這也足以開始讓他對整個邪派陣營的團結程度產生一些懷疑。

    顯然有些人來到這里,并不是完全為了響應喬北溟的號召與正派陣營決一死戰,而是像他一樣,帶著其他的不可告人的目的。

    不過眼下,這兩個門上的鎖雖然都被破壞了,但是房門依舊嚴嚴實實的閉著。

    因此左旸也無法確定那個先進來的人現在到底身處哪個房間,在徹底搞清楚對方的目的和身份之前,為了不打草驚蛇,他還是不能輕舉妄動,只是躡手躡腳的略微靠近了一些,再次取出【水晶鏡】向里面窺探而去。

    第一個屋子里面空無一人,只是里面的幾個木頭柜子的門全部被人打開,里面什么都沒有。

    除此之外,根據地面上的痕?;箍梢鑰吹貿隼?,這間屋子里面所有的家具都被移動了一下位置,非常凌亂的擺在屋子的中央。

    “這……”

    看到這一幕,左旸更加確定那個人就是來這里找東西的,而且這東西可能還藏得非常隱秘,說不定在什么暗格之中,否則那個人根本沒有必要移動這些家具,查找的如此仔細。

    這種事要是換了左旸,就變得輕松多了,他手中的【水晶鏡】絕對是一切暗格的克星,什么都藏不住。

    享受著心中的優越感,左旸又向第二個開了鎖的屋子窺探去。

    這里面的木頭柜子的柜門依舊全部被人打開了,所有的家具也都被移動了位置,但是卻依舊空無一人?

    “人呢?”

    看到這樣的情景,左旸頓時有些疑惑了。

    上清宮內打開了門鎖的屋子總共就只有這兩個,兩個卻都沒有人,那么之前當著他的面潛入這里的那個神秘人又能去了哪里呢?

    “難道我已經被察覺了,所以……”

    意識到這種可能性,左旸瞬間提高了警惕,連忙四下查看了一下周圍情況,防止自己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人偷襲。

    這倒不是他過于謹慎了,畢竟這個游戲里能夠通過氣息察覺到他存在的npc還是有的,就像天外天的魁首張丹靈那樣,就算他使用了“影遁之術”也依舊無法逃過她的耳目,必須配合古墓派密室之中獲得的【閉氣秘訣】。

    只可惜【閉氣秘訣】的持續時間只有10分鐘,回氣時間卻需要整整一個小時,而現在左旸也不確定自己需要跟蹤那個神秘人多長時間,因此才沒有貿然使用,否則他才不會節省這個能力。

    如此查探了一陣子,在確定自己并沒有被神秘人反追蹤之后,他才略微放心了一些,再一次使用【水晶鏡】向第二個因為自己的一驚一乍而沒有仔細查探的屋子里面窺探而去。

    通過這一次的仔細查探,他終于發現了一些端倪。

    只見在這間屋子東南角的地面上,居然放置著一個木板,而在這個木板上面,還安置了有一個金屬小拉環。

    通過地面上的痕跡來看,這塊木板的上方本來應該是擺放著一張床的,現在床被人給搬開了,才終于露出了這塊與石板地面格格不入的木板。

    “這塊木板下面應該是一條密道,而我跟蹤的那個神秘人,想來便是進入了這條密道,所以看起來才像是憑空消失了吧?”

    左旸心中如此猜測著,又悉心觀察了一陣子,確認沒有任何疑點之后,終于小心翼翼的推開了第二個房間的門,側了一下身子便鉆了進去。

    ……

    進入這個房間之后,左旸快步來到那塊木板跟前,卻又不急于將其掀開一探究竟,而是繼續使用【水晶鏡】進行窺探。

    藏在木板下面的,是一條類似于許多水上樂園里面的激流勇進項目一樣的滑道,滑道的橫切面呈圓形,內壁都被打磨的十分光滑,使人在滑行的過程中應該不會被不慎磕傷。

    這條滑道蜿蜒向下,只可惜【水晶鏡】的觀測距離有限,無法一眼看到這條滑道到底去了什么地方,若想繼續一探究竟,就必須冒險親自下去看看才行。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已經到了現在這一步,左旸雖然知道貿然跟下去可能會遇到許多未知的危險,但是又如何能夠輕易放棄?

    于是。

    他咬了咬牙,先是將【隱歌?!咳×順隼?,提前涂抹好【鐘靈貂毒】,而后又下狠心提前將留到現在的【閉氣秘訣】也一起使了出來,做好了這些準備,他終于輕手輕腳的將那塊木板拉了起來,一抬腳就跳進了那條滑道。

    “唰——!嘩——!”

    這條滑道確實挺長,左旸在其中蜿蜒滑行的速度很快,甚至感覺到了十分明顯的失重感,耳朵里面也只有吵雜的破空聲。

    如此滑行了大概幾十秒鐘的樣子,前方終于出現了一抹亮光。

    換在平時,這種下落速度即使在游戲之中,直接落在地面上也肯定是要死人的,但這一次左旸卻并不太擔心這方面的問題,這里既然是一條密道,那就是給人走的,下面肯定已經做好了其他的措施,除非這是一個提前設計好的陷阱。

    果然。

    “唰!”

    伴隨著一聲輕響,他已經如同一顆炮彈一般扎進了滑道出口處的一個十分厚實的麥稈堆里面,除了沒留意啃了一大口麥稈之外,毫發無傷。

    “啊呸!”

    將口中的麥稈吐出來,左旸不敢怠慢,動作麻利的從麥稈堆里面爬出來,立刻觀察周圍的環境。

    這下面依然還是一條不知通往何處的密道,不過與前面的滑道不同,這條密道不再向下延伸,而是平行延伸,并且被兩邊十分密集的油燈照射的燈火通明,否則左旸在快要從滑道里面出來的時候,也不可能看到亮光了。

    這種環境對左旸施展“影遁之術”非常不利,因為陰影幾乎不存在,可惜他嘗試了一下想要滅掉這些油燈,卻又無法做到,只得作罷。

    就在這個時候。

    “??!”

    前面的密道中忽然傳來一個女人的驚叫,叫聲倒是并不太大,聽起來像是那種極力控制但卻因為某些突發狀況沒有控制住驚叫。

    “???”

    左旸連忙下意識的向后縮了縮,他可不想這么快就被發現。

    不過聽起來,這個叫聲距離他還有一段距離,再加上他已經施展了【閉氣秘訣】,想要發現他也沒那么容易。

    如此靜靜的等待了片刻,再沒有其他的聲音傳來,左旸才試探著沿密道繼續向前面摸索。

    大概走出了幾十米的距離,他就又發現了新的狀況。

    那是一具用半躺的姿勢靠在密道墻壁上死去的人類遺骸,這具遺骸已經完全變成了骷髏,但從尚且掛在骷髏頭部的頭發和插在頭發上面的發簪、以及身上的衣物來看,依稀可以判斷得出死者應該是一名女性。

    不過有些奇怪的是,這具遺骸身上的衣物卻非常的凌亂,領口和胸口的衣物完全被撕扯開來,像是一種坦胸露乳的狀態,下半身的裙子也被掀了起來,露出了這具遺骸的那兩條保持著岔開狀態的已經只剩下了枯骨的雙腿……

    這個狀態,就好像是被什么淫邪之徒蹂躪致死的一般,畢竟對于任何女性而言,這種姿勢和衣著情況,都實在是太不雅觀了,即使已經變成了枯骨也是一樣。

    當然,也不排除這具遺骸在死后被什么人動過的可能性……

    如此想著,左旸的注意力卻一直集中在那支發簪上面,因為發簪對于玩家而言,也是裝備的一種,說不定是什么好東西呢?

    于是。

    發簪很快就到了左旸手中,并不是什么好裝備,只是白板的道具而已。

    不過他也并沒有失望,只是自嘲的搖了搖頭,將發簪重新插回那具尸骸的頭發上,又為其整理了一下衣物,然后才繼續沿著密道前面摸去。

    不多時,一道虛掩著的石門便擋住了他的去路。

    與此同時,一股異樣的香氣也鉆入了他的鼻腔,系統提示接踵而至:

    ——【請注意,【萬毒不侵】已經成功抵御嶗山密道中布置的【陰陽和合散】!】

    “陰陽和合散?”

    左旸不由得愣了一下。

    這種毒藥光聽名字也知道是用來干什么的,如此一來,剛才那具女性遺骸的死亡狀態似乎瞬間變得可以理解了呢!

    與此同時,左旸腦中也是不由自主的閃過了一些被武俠小說用爛了的狗血劇情:

    女主角不慎被反派暗算,中了與【陰陽和合散】類似功效的毒藥,恰巧男主角路過此處,萬般無奈之下只得以獻身為代價救下女主角……好他喵的一段沒羞沒臊的武林佳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