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網游小說 > 網游大相師 > 正文 第四百八十三章 弄他喵的!

时时彩组三兑奖金额:正文 第四百八十三章 弄他喵的!

    “你!”

    這一嗓子可不只是把五仙教眾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來,更是直接把笑飲孤鴻驚得直接跳了起來。

    作為直到現在還能夠在功力排行榜上排到第9位的高手,他在游戲中經歷過的事情和見過的人一定都要比普通玩家多了許多,而且這些人的實力也是不容小覷,這其中有npc也有玩家。

    然而,無論是npc還是玩家,無論是正派還是邪派,他都從未遇到過像左旸這么不要臉的家伙,都多大的人了,居然還玩“告老師”這種幼稚的把戲,在這種名望甚至要比性命更加重要的江湖世界當中,這樣的人絕對是一朵奇葩!

    “恩公,所為何事?”

    聽到左旸的叫聲,白夙鈺轉過身來的同時,便看到了站在左旸身邊的笑飲孤鴻,以及笑飲孤鴻那氣的幾乎要暴走的表情,隨即兩道柳眉微微皺了起來,有些不悅的問道。

    “白教主,你還是問他吧?!?br />
    左旸撇嘴一笑,指了指此刻正在努力調整表情的笑飲孤鴻。

    “嗯?”

    白夙鈺冷冷的看著笑飲孤鴻,危險的氣息環繞著曼妙的身軀。

    “教、教主……”

    笑飲孤鴻先是在心里對左旸施展了一整套的【古月仙環決】,然后才連忙行了個禮解釋道,“誤會,完全是誤會,我只是帶兄弟們來與這位公子打聲招呼,順便邀請他上了山一起喝酒吃肉,大概是哪句話說的不和這位公子的心意,因此產生了一些誤會……這位公子,我就是粗人一個,如果有哪句話令你不高興了,我向你道歉,請千萬不要放在心上?!?br />
    見笑飲孤鴻說這事誤會,又頗為主動的向左旸道了歉,白夙鈺眼中的慍意終于緩和了一些,沖左旸嫣然一笑,嘴上卻道:“恩公,我的這名弟子雖然已經向你賠了不是,但是是否接受他的歉意依然全憑你一句話,你若不接受,我便懲治于他?!?br />
    “尼瑪……”

    一聽這話,笑飲孤鴻頓時臉都綠了,那叫一個欲哭無淚。

    傻子都聽得出來,現在他是不是要接受教主的懲罰,根本就是左旸一句話的事,這算個什么事兒???

    然而在這種情況下,他雖然氣的肺都要炸開了,但卻一點都不敢表現出對左旸的敵意來,相反還要盡力表現的和善一點,從而讓左旸松口放他一馬,只因白夙鈺懲治人的手段,沒有經歷過的人根本無法想象。

    這一點,從剩下的4名五仙教玩家弟子的表情中也能夠看得出來,他們真的都捏了一把汗,非常擔憂的看著笑飲孤鴻。

    好在左旸也只是想給他一個教訓,并不是非要與他結下梁子。

    于是。

    “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吧?!?br />
    左旸大方的擺了擺手,看了笑飲孤鴻一眼,笑呵呵的說道,“冤家宜解不宜結,只要這位兄弟不與我為難,我也不是那種斤斤計較的人?!?br />
    “還不速速謝過恩公?”

    白夙鈺緊接著便板著臉沖笑飲孤鴻喝道。

    “謝、謝過公子?!?br />
    笑飲孤鴻又在心中對左旸施展了一整套的【千蛛萬毒手】,臉上卻依然只能保持著一副比哭還要難看的復雜笑容,沖左旸拱手說道。

    “好說好說,沒事了,上山吧?!?br />
    左旸勾了勾嘴角,便不再理會這個家伙,邁步走在了前面。

    于是,一行人繼續上山。

    經過了剛才的事情,笑飲孤鴻等人哪里還敢再與左旸說那些硬氣話,非但如此,他們還故意放慢了腳步,落到了隊伍的最后面,只求與左旸保持一個安全距離,免得這貨又“告老師”。

    下一次,白夙鈺可就未必有這么好說話了,左旸也未必就會這么算了。

    不過,這并不代表他們便會對左旸的“寬容”感恩戴德,相反對左旸的不滿又提升了一個檔次,其中還夾雜了一些鄙視與不屑:

    “大師兄,你也別生氣了,看他那副小人得志的樣子,以后成不了什么氣候!”

    “就是,好漢不吃眼前虧,我就不信他能躲在教主后面……”

    “這種狐假虎威的小白臉,見了就來氣,真想拿鞋底呼他那張熊臉,他要是真有本事,也不會帶個【蒙面巾】不敢拿真面目示人了!”

    “這件事肯定不能就這么算了……”

    另外四個人安慰著笑飲孤鴻,反倒越發的不爽起來,不用懷疑,如果眼神能夠傷人的話,左旸的整個后背肯定沒有一處完好的地方。

    而作為當事人,笑飲孤鴻當然是最不痛快的人,不過此刻他卻沒有說話,只是咬著牙暗自生著悶氣,這些人安慰的言語也絲毫沒有緩解他心中的郁悶。

    如此聊著聊著,其中的一個“小機靈鬼”很快就提出了新的報復思路:“對啊大師兄,教主不是讓我們跟著這個小白臉,一切都聽從他的調遣么?不如我們來個將計就計怎么樣?”

    “將計就計?”

    笑飲孤鴻的腳步微微停頓了一下,總算忍不住開口問道。

    “什么將計就計?”

    其他幾人也是不解的問道。

    “既然教主讓我們聽他的,我們就先假裝服從吧,咱們這幾條小細胳膊肯定是擰不過教主那兩條大長腿的,不過等上了嶗山之后,教主作為npc肯定會有其他的事務不方便走動,而我們這些玩家肯定會接到屬于玩家的任務自己去完成,到了那時候,這個小白臉就不得不和教主分頭行動了,你們懂得……”

    “小機靈鬼”擠眉弄眼的說道。

    “你的意思是……只要離開教主身邊我們就殺了他?這恐怕不妥吧,據我所知,這個游戲里的某些npc是可以讀取玩家的擊殺記錄的,尤其是教主這樣的大佬,讀取的權限恐怕只會更高?!?br />
    一個人隨之提出了自己的擔憂,“這事要是讓教主知道了,可就不僅僅只是懲罰那么簡單了啊,你們又不是不知道,教主最擅長的就是蠱毒之術,有的是辦法讓人生不如死的,就算是玩家都沒什么好下場?!?br />
    “誰說我們要親自動手了?”

    “小機靈鬼”翻了個白眼,又壓低了聲音說道,“你們又不是新手,難道在游戲里借刀殺人這種事還用我來教你們么,隨便一個任務一個副本,哪怕只是刷怪害死一個人那還不跟切菜似的?”

    “這個辦法倒是不錯!”

    “我現在想象到他被我們賣了的時候那絕望的樣子,就瞬間覺得一點都不郁悶了!”

    “就這么辦吧?”

    眾人眼前都是一亮,連連點頭奸笑了起來。

    但下一刻,便又有人提出了自己的擔憂:“但是你們有沒有想過,如果這個小白臉回頭再去教主那里告狀怎么辦?”

    “讓他告去!”

    笑飲孤鴻當即滿不在乎的道,“到時候只要我們死不承認,一口咬定是這個小白臉太垃圾,我們拼了命想救都救不下來,咱們教主又不是不講理的人,到時候也沒辦法拿我們怎么樣,最多也就只能意思意思,最后不了了之了?!?br />
    作為五仙教的俗世大弟子,類似的事笑飲孤鴻肯定是做過一些的,畢竟玩家與npc的思想不同,處事方式自然也是不同,偶爾糊弄一下教主也是不得已的事。

    左旸不也是這樣么?

    作為移花宮的“無缺公子”,他雖然心中十分尊重曦池宮主,但玩家畢竟是活的,有些時候也總免不了要瞞著曦池宮主去做一些違背宮規的事情……當然,左旸心中有數,他做的許多事情對移花宮來說也未必就沒有好處,畢竟在這個江湖世界之中,雖然道理決定了對錯與正邪,但真正掌握道理卻是拳頭。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讓自己的拳頭更硬,而作為移花宮的“無缺公子”,他的拳頭越硬,移花宮的實力便越強,在江湖中的地位也越高,所謂的對錯與正邪便無法被旁人強加在移花宮的頭上。

    以前的曦池宮主是自由的,以后左旸也會盡力去守護這份自由,在聽過白夙鈺此行的無奈之后,他就已經暗自下了決心,他是移花宮唯一的“無缺公子”,有他在一天,就絕對不會讓曦池宮主淪落到白夙鈺這步田地,為了門派的存亡不得不做出一些委曲求全的妥協,這樣只會顯得他這個移花宮唯一的男人很沒用!

    “說的是,既然大師兄都這么說,咱們就這么辦!”

    “這小白臉太無恥,必須給他點顏色看看,不然他尾巴得翹到天上去了!”

    “對,弄他喵的!”

    “……”

    然而,他們并不知道他們口中的“小白臉”到底是什么人……

    說句不夸張的話,以左旸的實力,他一個人虐他們5個怕是都有點殺雞用牛刀了!

    任務?副本?刷怪?別說是這些個日常的活動,哪怕是再危險一點的行動當中,就算他們5個全都死了,左旸也未必能被害死……

    ……

    登上嶗山之后,左旸并未見到自己的目標喬北溟,只見到了前來迎接白夙鈺與五仙教眾人的二把手“獨臂擎天”管神龍。

    據管神龍說,最近幾日喬北溟忽然有所領悟,因此臨時開始了閉關修煉,所以暫時不能見客。

    事實證明,左旸混入五仙教并且提前戴上【蒙面巾】隱藏身份完全是正確的。

    因為除了管神龍之后,他還見到了幾個老熟人。

    一個是無根門執事李維雍,就是當初追殺過左旸的那個擅長“縮骨術”的大胖子,也是吃了可憐的獨步殺戮寶貝的那個變態,不過現在他的職位已經不在是執事,而是無根門的外事總管,此次來到嶗山便是代表無根門參加這場盛事。

    而在他的身后,同樣跟了幾名無根門的玩家,為首那人便是左旸的老朋友獨步殺戮……

    另外一個則是念蘿壩六令主之一的紅塵令主柒綺夢,當初主持念蘿壩花會的人便是她,不過在這一次的行動當中,她并不是領隊。

    領隊的人是一名叫做蘇紅袖的女人,乃是念蘿壩中權力僅次于尊主的掌令。

    這個蘇紅袖從出現開始臉上便一直掛著一抹濃濃的笑意,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溫暖感覺,但是左旸知道,在這個江湖世界之中,笑容才是最不可信的東西,尤其是念蘿壩這種幾乎每一個npc都因為曾經的悲慘經歷,導致心理出現了扭曲的門派,就更加不可信了。

    反正不論是無根門還是念蘿壩,都曾與左旸有過一些過節,尤其是念蘿壩,左旸更是與曦池宮主演了一出苦肉計,強行將他們武功最高的六令主之一胭脂令主宮碧若拐去了移花宮……

    因此,若是讓他們任何一方認出他來,只怕都要與左旸好好計較一番,他的計劃必定要受到影響。

    基于以上的諸多情況,左旸雖然順利上了嶗山,但是在喬北溟出關之前,他還是決定先夾起尾巴做人,免得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

    如此舉行過一個簡單的接風儀式之后,左旸順利的領到了一塊腰牌,這塊腰牌便是玩家自由上下嶗山的憑證,現在他才算真正的混上了嶗山。

    在這之后,五仙教教主白夙鈺等人便被管神龍安排取了客房,而左旸等玩家也終于等到了自由活動的時間。

    “這位兄弟,咱們也出去轉轉,看看嶗山上面有什么和外面不一樣的任務吧?”

    見其他門派的玩家相繼離開,笑飲孤鴻等5名五仙教的玩家也是湊到了左旸身邊,其中一人笑呵呵的對左旸說道。

    “?”

    左旸回頭看了他們5人一眼,知道他們與自己不是一路人,此時強行湊上來示好八成是不懷好意,為免因為這些家伙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壞了自己的大事,便也懶得與他們計較,只是笑了笑說道:“不用了,我們還是各玩各的比較好?!?br />
    “呃……兄弟,教主讓我們時刻陪在你身側護你周全,一切聽從你的調遣,這是死命令,你是不知道我們教主的脾氣,我們要是只顧著自己,回頭讓教主知道了,肯定還要責罰我們,你就別為難我們了?!?br />
    那個五仙教玩家連忙苦著一張臉,陪笑著說道。

    “是啊兄弟,你這樣我們很難做啊?!?br />
    “而且我聽說這上面的任務都是以門派為單位發布的,你現在手里拿的腰牌標明了你和我們一樣都是五仙教弟子,所以咱們不管誰在山上接了任務都是咱們這些人共享的,必須得一起行動?!?br />
    其他人也是連忙附和起來,并且給了左旸一個無法甩開他們的正當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