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網游小說 > 網游大相師 > 正文 第四百七十九章 男人不能說不行

17126足彩开奖奖金预测:正文 第四百七十九章 男人不能說不行

    古墓派密室內。

    掌門人龍妤幽撩起石床上的一條輕紗披在身上,玲瓏身軀在輕紗之中若隱若現,竟比剛才一絲不掛時更具誘惑力。

    她的臉上已沒有了初時的羞澀,眉目含春凝視著面前的左旸,柔聲問道,“公子,你今日為何有些心不在焉,可是有甚么心事?”

    “沒什么……”

    左旸沖她笑了笑,說道,“可能是最近江湖中的事情有點多吧?!?br />
    而實際上,他的心中一直都在想姬天祿的事情,這個人雖然無論是從面相上還是從行為舉止上,都沒有給他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但是一想到他和已經死在自己手中的曾先生都是南派的相師,他就總覺得事情沒有這么簡單。

    也正是因此,左旸才只是與他簡單客氣了幾句便選擇了告辭,而不是立刻進行更深層次的交流,在不了解這個人的情況下,左旸可不想讓這個家伙知道自己太多的信息。

    更何況這個家伙的身份還不簡單,南派相師協會的會長……

    雖然這個家伙的境界暫且在他之下,但是作為一會之長,他能夠調動的資源卻顯然要在左旸之上……左旸甚至懷疑,這個家伙進入了這一方小世界,是否就意味著不久的將來,整個南派相師協會的人都會在他的帶領下一起進來?

    如果是這樣的話,左旸雖然并不介意其他的相師也一同來利用這個機緣,但是別的相師卻未必也會這樣想。

    就好像現在這個游戲中即將開放的“正邪不兩立”的資料片一樣,相師一旦分成了不同的派別,便一定會有各自不同的核心利益,而這方小世界中的機緣更是所有相師幾輩子都未必能夠遇到的核心利益中的核心,到時候難免就會有人產生私心,從而排擠自己派系之外的相師……

    而相師既然有南派,那么自然也存在一個相對立的北派,若是北派的相師什么時候也得到了消息參與進來,這個游戲恐怕就會演變成一場南北派相師之間的戰場,甚至不僅僅是在游戲之中,說不定戰火還會蔓延到現實之中。

    到了那個時候,他這個向來特立獨行的江湖派相師,只怕想要置身事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當然,這其實只不過是左旸的設想罷了。

    事情最終到底會向什么方向發展,左旸覺得起決定性作用的人并不是自己,而是剛才見過的那個姬天祿。

    若姬天祿沒什么私心,作為南派相師協會的會長,他便有極大的可能將這個消息在南派相師協會中傳播,從而快速壯大南派相師協會的力量……而他一旦這么做了,這個消息傳入北派相師協會耳中的可能性自然也會大增,畢竟兩派之間的關系向來不和,甚至互相敵視,他們之間難免會互相監視;

    若姬天祿私心比較重的話,他也有可能只想將這個秘密據為己有,不會告訴任何人。

    而若是如此的話,左旸反倒覺得自己更應該小心提防一下這個人了,畢竟這個大機緣他連自己派系下的人都不愿分享,又怎會對左旸這個成天在游戲里晃蕩的他派相師視而不見呢?

    總之。

    害人之心左旸是沒有的,也并不介意多一個其它派系的相師朋友,但防人之心他也不會摒棄,絕不會因為自己境界略高一些,便目空一切放松警惕……

    “公子說的是呢,近日大魔頭喬北溟于嶗山上清宮挑起事端,正邪兩派之間大戰一觸即發,江湖中只怕又要掀起一場腥風血雨了?!?br />
    這是最近江湖中最大的事情,龍妤幽自然也就隨著左旸的話想了過去,微微蹙眉說道,“我們古墓派前些日子也收到了相國公子張丹楓的邀請?!?br />
    “哦?這么說古墓派也要參與進來?”

    左旸這才回過神來,看向龍妤幽問道。

    江湖中的門派總共分為四個立?。赫?、中立、邪惡,俠義。

    按照這個資料片的描述,正義門派將自動歸入正派,邪惡門派會自動歸入邪派,像移花宮這樣的中立門派,門人則可以自由選擇陣營,唯有這俠義門派,卻沒有特別進行說明。

    而古墓派,則就是俠義門派,難不成俠義門派也要自動歸入正義一列么?

    “嗯?!?br />
    龍妤幽站起身來,一邊像個小娘子一般悉心為左旸穿戴著衣物,一邊笑著說道,“古墓派雖然平日里不常在江湖中行走,但古墓派前輩歷來義薄云天,每當江湖風云突變之時,便定會出墓協助正義之士懲奸除惡,現如今古墓派到了我手中,這個傳統自然也要延續下去,絕不敢辱沒了師門的名聲?!?br />
    “原來如此……”

    左旸點了點頭,卻又說道,“這次的事情非同小可,古墓派又剛剛遭了大劫,我若是你便會選擇借此機會休養一番,而不是強行出頭,不過你既然已經做了這個決定,我知道攔的肯定攔不住你的,你要去就去吧,只是千萬注意不要被邪教之人傷了才是?!?br />
    “公子若是擔心我,何不與我同去?”

    聽了這話,龍妤幽頗為感動的握住了左旸的手,眼神迷離的看著他道,“移花宮宮主雖然行事亦正亦邪,令江湖中人又愛又恨,但現如今公子成了移花宮代理宮主,亦可借此機會拉近移花宮與江湖中各個名門正派之間的關系,令江湖中人對移花宮另眼相看,豈不也是一樁美事?”

    “這……”

    左旸略顯尷尬的看著這個姑娘,按照之前的計劃,他是要加入邪派想辦法接近喬北溟,從而讓他指點【修羅陰煞功】的,怎么可能和龍妤幽同行?

    “公子莫非有什么顧慮?”

    龍妤幽不解的追問道。

    “呃……我就不瞞著你了,這次的事情我要加入邪派?!?br />
    左旸實話實說道。

    “???你竟要助紂為虐???”

    聽了這話,龍妤幽立刻下意識的松開了左旸的手,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他,身為一個立場明確、性子又略顯執拗的姑娘,她又怎么能夠理解左旸的選擇?

    在她的意識中,如果能勸左旸帶領移花宮帶上正道,那便是天下之福百姓之幸,自然是最好的結果,就算不能,她也絕不希望看到左旸與邪派之人為伍,這簡直是冒天下之大不韙。

    如果是這樣的話,她寧愿傷透了心,也絕不會再與左旸來往!

    也是這一刻,龍妤幽看向左旸的目光之中,竟生出了一抹極為明顯的陌生與決絕。

    這種狀態下,雖然還不至于對他出手,但是“雙人同修”的事以后怕是不用再想了,這姑娘肯定會用行動告訴他,她是絕對不會與一個邪派之人為伍的。

    “妤幽,你誤會了……”

    左旸真沒想到龍妤幽會有這么激烈的反應,頓時愣了一下,連忙說道。

    “是么?那你倒來說說,我到底誤會了什么?”

    龍妤幽冷哼一聲,拂袖喝道。

    “我……”

    左旸腦中急轉,很快便想好了一套說辭,做出一副猶豫了很久的樣子,搖了搖頭咬牙無奈說道,“我本來不想說的,其實我是作為正派的臥底加入邪派,為正派將來攻打嶗山提前做好準備,等到時機成熟,便可將那些邪門歪道一并鏟除!”

    其實所謂的正派邪派,對于左旸而言,不過只是一場游戲的設定而已,并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好壞之分。

    不過他倒也不算騙了龍妤幽,他這次加入邪派,本來就是去坑邪派的大魔頭喬北溟的,若是能夠成功辦法,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可不就是幫助正派打擊了邪派么?而且是直接打擊到了最核心的七寸!

    這么說起來,他豈止是臥底,而且還是一名打入敵人內部的高級臥底呢……

    “你說的,可是真的?”

    龍妤幽審視的看著左旸。

    “自然是真的,不信你可以去問問相國公子張丹楓,前些日子我還曾與張丹楓的大弟子霍天都夫婦一同前往苗疆十萬大山之中,協助他們從喬北溟之子喬少少手中救出了七陰教遺孤陰秀蘭?!?br />
    左旸自信笑道,這個人證的分量可是一點都不輕,而且想要證實起來也是十分的容易。

    “好,我信你?!?br />
    聽了這話,龍妤幽的神色總算緩和下來,卻又有些擔心的看著左旸,拉住他的手柔聲說道,“想不到公子為了天下蒼生,竟甘心忍辱負重到這一步,公子實乃大仁大義之人,倒是我有些不明事理了,只是我聽說喬北溟忽然發瘋,便是因為霍天都夫婦那日在十萬大山中殺了喬少少,果真如此么?”

    “喬少少便是死在我面前,不過殺了喬少少的人另有其人,喬北溟也不過是被小人利用了,不過事情到了這一步,只怕這場武林浩劫已經無法避免了……”

    左旸搖了搖頭,便將那天在毒王谷內發生的一切細細與龍妤幽講了一遍,尤其是西方??脫糇諍5乃魎?,講的更是詳細。

    “若是如此,那陽宗海此刻必然還留在喬北溟身邊,公子此番加入邪教成為臥底,若是不小心被他認了出來,處境豈不是十死無生?”

    聽完這些事情,龍妤幽頓時變得更加擔心,連忙勸道,“公子,你聽我一言,臥底之事尚需從長計議,萬不可意氣用事,若你有個三長兩短,我……我……我……”

    說到這里,龍妤幽竟羞澀了起來,實在不知道該怎么講自己心中所想說出口,只是低下腦袋無措的搓揉著那條輕紗。

    “你要怎樣?”

    左旸只覺得此刻的龍妤幽可愛到了極點,竟一改平日里的“注孤生”作風,出言調戲起她來了。

    “我……我便殺上嶗山,拼了這條性命也要將公子救出來?!?br />
    龍妤幽跺了跺腳,瞪了他一眼,卻又改口立誓道。

    “哈哈,你就放心吧?!?br />
    左旸笑了起來,為其寬心道,“我已經有了萬全的計劃,就算是那陽宗海認出我來,我也定能化險為夷,只不過……”

    “不過什么?”

    龍妤幽連忙抬頭問道。

    “不過這次的事風險自然還是有的,在這之前我需要多做一些準備,若是功力能夠再進一步就再好不過了,所以……我想問你一件事?”

    左旸又嘿嘿笑道。

    “公子有什么要問的,便請盡管問吧?!?br />
    龍妤幽不解的問道。

    “其實吧,我就是想問問,咱們這雙人同修必須得三天一次么?”

    左旸搓了搓手目光灼灼的看著龍妤幽,終于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這樣總是有點不過癮的感覺,能不能一次性多來幾次,這樣我去了嶗山也多了幾分保命的資本?”

    “這……”

    聽了這話,龍妤幽那張俏臉瞬間一片粉紅,再一次低下頭的同時,嘴上卻用一種細若蚊蠅的聲音弱弱的道,“倒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以我現在的功力,一日之內最多只可與公子同修四次,而若是一日四次的話,之后便需要調息12天才可再次同修,與三天一次相比其實也沒有什么不同……只是我能夠承受如此頻繁的同修,卻怕公子的身子骨未必受得了……”

    我勒個去,真的可以?。??

    左旸原本只是順口一提,其實并沒有報太大的希望,畢竟系統的限制豈是他說更改就能夠更改的?

    而現在,他有待提升的高階功法確實是有點多,如果能夠在加入邪派開始計劃之前進一步得到提升,哪怕只是先修滿一門功法,對他的幫助也是十分巨大的,因此才有了這挺不要臉的順口一問。

    結果沒想到,龍妤幽竟真的給了他一個肯定的答案。

    這也算是他之前沒有想到的意外之喜了,雖然與之前那樣的三天一次相比,提升功法的總次數并沒有變多,但這樣的變通,就等于他在活動開始之前,一下子多獲得了三階功法,提升自然也是不容小覷的。

    “受得了受得了,別說一日四次了,便是一日七次我也必須受得了,男人的字典里就沒有‘不行’這兩個字!”

    左旸忙不迭的點著頭,瞬間便扒光了自己的衣服,火急火燎的躍上石床。

    實際上,現在距離集結期結束還有九十多個小時,左旸是個會算賬的人,他自然知道自己如果在三天后再來進行“一日四次”的話,在對峙期開始之前還能比現在再多一次提升功法層數的機會。

    但是雙人同修這么“枯燥”的事,也是要講究一個心情的,現在情境與氛圍都剛剛好,少一次就少一次吧,不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