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網游小說 > 網游大相師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三章 人肉攪拌機(二合一)

现在超级大乐透奖金:正文 第二百三十三章 人肉攪拌機(二合一)

    一行人很快便達成了共識,一路摸索前往移花宮主殿。

    因為左旸之前也已經下達了撤退收縮的命令,于是在君邪的帶領下,他們根本就沒有遇到任何的阻礙,甚至連個人影都沒有看到,十來分鐘后便順利找到了移花宮主殿。

    然后,他們就看到了聚在主殿內的左旸和移花宮的姑娘們:

    “我去,人貌似不少呢???”

    “感覺跟我們的人差不多,但是之前交手的時候我就發現了,這些姑娘們并不算太強,我一個應該能打兩個?!?br />
    “不同的是,移花宮的人死了還能在移花宮內復活趕過來,我們死了就得出去復活了,而且我們還不認識來移花宮的路,也就是說只有一次活著的機會?!?br />
    “不慌,反正沒有損失,而且只要最終刺殺成功,所有參與刺殺的人都有獎勵?!?br />
    “感覺事情變得越來越有趣了,現在這個任務已經成了老牌第一高手君邪和新晉第一高手‘無缺公子’之間的對決……”

    “必須是君邪巨,他從進入游戲圈以來,不知道打了多少場團戰,經驗老到的很?!?br />
    “我也買君邪巨,這可不是某一個人的游戲,尤其是這種團戰,可不是一個人的功力值高就能夠解決問題的?!?br />
    “7階琴師啊,團戰無敵啊,豪不夸張的說,他琴音一響,我們功力值秒漲至少3000,進入頂尖高手的行列!”

    “加油干!”

    “……”

    ……

    與此同時。

    看到殺手玩家們結伴而來,移花宮姑娘們已經開始有些緊張了。

    她們大部分人都沒有參加過這樣的團戰,就算有些在大公會里面混過,團戰的時候也很少能夠用得到她們,因此對自己本來就沒什么信心。

    尤其是看到這些人氣勢洶洶而來,心里就更加沒底了:

    “師兄,現在我們應該怎么辦呀?”

    “我之前在外面的時候就差點被秒掉,這些殺手玩家里面可是藏了不少高手呢……”

    “師兄,你的計劃到底是什么,等他們再靠近一點我們直接沖殺出去么?”

    “師兄……”

    姑娘們全都眼巴巴的望著左旸,只等他能夠給出一個行之有效的說法,從而增加一些信心。

    “對呀師兄,你讓我們全都退回來是不是已經有了什么反制他們的辦法,你就別賣關子了好么,省的我們擔心?!?br />
    龍小葵也在一旁追問道。

    “當然有啊?!?br />
    左旸笑了笑,在門派頻道中說道,“計劃很簡單,我們先把這些野生的江湖殺手放過來,等他們靠的足夠近之后,我們悍然反擊,一波解決掉他們?!?br />
    “……”

    姑娘們沒人說話,還在耐心等著左旸繼續說下去,但是等了好一會都么見他再說什么,終于才忍不住一臉乳酸的問道,“完了???”

    “難道我說的還不夠清楚么?”

    左旸理所當然的反問。

    “呃……清楚是已經不能再清楚了的樣子,但是總覺得這根本算不上什么計劃吧?”

    許多姑娘的額頭上已經冒出了冷汗,表示完全看不懂今天的左旸……以前師兄不是非常睿智的么,好像什么事放在他面前,都總能找到方法解決,為什么這次就顯得沒有那么睿智了,貌似正面迎戰,我們根本不占什么優勢吧?

    說話間。

    “‘無缺公子’今天不在?”

    門外一個沉悶而又充滿威嚴的聲音傳來,左旸與眾姑娘們循聲望去,只見一個個子并不算高的精瘦男子,一身江湖殺手打扮挺胸抬頭站在那里,很有氣勢的樣子。

    此刻的左旸,正被眾多姑娘們如同眾星捧月一般圍在中間?;て鵠?,想要一眼找出來真心不太容易。

    “在?!?br />
    左旸從姑娘們之中鉆出來,笑呵呵的看著他以及整齊在他身后伺機而動的殺手玩家,道,“這么短的時間內,便能夠將這么一群各有想法的烏合之眾整合完畢,還成為掌握指揮權,你很厲害啊?!?br />
    此話一出。

    “廢話,也不看看是誰,君邪巨何許人也?”

    “我呸,烏合之眾,你們移花宮才多少個人,你們是烏合之眾好吧?”

    “這人就是傳說中的‘無缺公子’?看起來也就那么回事嘛……”

    “等一下,你們看他頭上的稱謂——‘移花宮代理宮主’,所以說他就是我們此行需要刺殺的目標?”

    “我靠,還真是?”

    “居然還有這種操作?玩家都能管理一個門派了?感覺比幫主、會長什么的高大上了不少???”

    “不過……‘無缺公子’再厲害,也是一介玩家,不可能有真正的npc厲害,哈哈哈,我們運氣真好?!?br />
    “這倒也是……”

    “……”

    眾多殺手玩家在看到左旸之后,尤其是看到他的身份之后,原本不太有底的心反而安定了不少。

    這對他們來說絕對是個好現象。

    要知道原本左旸不是“代理宮主”的情況下,他們除了要殺死左旸這個‘無缺公子’之外,可還是要殺掉宮主曦池才能完成刺殺任務的。

    現在左旸身兼‘代理宮主’,那不是就等于直接少殺了一個宮主么?

    “謝謝,不過我不需要你的恭維?!?br />
    君邪也是淡然一笑,說道,“今天我有我的任務,你也有你的任務,想必你已經做好了準備,我們也不算是攻其不備,那就廢話不多說,讓我們好好領略一些傳說中的‘無缺公子’的風姿?!?br />
    聽到那些殺手玩家的話。

    “原來這人就是君邪啊,曾經的游戲圈第一高手!”

    姑娘們一片嘩然,這樣的大人物她們平時也是很少能夠見到,而在這種情況下見到,心中壓力自然是又猛增了一大截。

    “我也正有此意?!?br />
    左旸蘭花指微微翹起做好了隨時出招的準備,笑著點頭道。

    “臥槽,這‘無缺公子’好娘炮,滿滿都是東方不敗的既視感!”

    “是個變態!”

    “絕對是個變態,而且還是受!”

    眾殺手玩家眼界大開。

    “切……”

    左旸無所畏懼,事實上,自打他加入移花宮以來,便已經逐漸習慣了這種異樣的目光,此刻已經產生了免疫力,招式如此,他又能如何?

    反正不管什么樣的招式,威力才是亙古不變的硬道理!

    小爺一出手,就讓你們知道到底娘不娘!

    “那好,我就不客氣了!”

    君邪也是被左旸的架勢“震懾”到了那么2秒鐘,隨即回過神來臉色也逐漸冷了下來。

    一張很有年代感的褐色古琴出現在他手中,君邪盤膝席地而坐,古琴擺在腿上,靈巧的手指在琴弦上輕輕劃過。

    “當啷當——!”

    悠揚的琴聲隨之傳出。

    “琴師?”

    看到這一幕,左旸微微皺眉,到了這時候,他才終于想起,自己也是一名琴師來著,不過后來亂七八糟的事太多,這個生活職業已經逐漸被他荒廢了,現在還停留在三階琴師的水準,再無提升。

    不過現在,顯然不是去想這些的時候。

    “殺??!”

    “殺了‘無缺公子’,任務就算完成了!”

    “踏破移花宮!”

    琴聲響起的那一刻,那些殺手玩家已然像是打了雞血一般使用各自的招式與輕功猛沖上來,目標當然就是左旸。

    “師兄,你快退回來!”

    “我們?;つ?!”

    “和他們拼了,欺人太甚,居然還想踏破我們移花宮?”

    “打死你個鱉孫兒!”

    “……”

    姑娘們也是不甘示弱,場面一下子亂了起來,但似乎也亂入了什么了不得的東西。

    “師兄,你不是也會琴師么?而且你是天下第一琴師呢,他會彈琴,你也彈呀?”

    龍小葵忍不住在一旁問道。

    當初左旸與宮主曦池第一次見面吹逼的時候,她也在一旁看著來著,只不過當時左旸確實是天下第一琴師,現在……早就不是了。

    而且這一次,他也根本就沒有把琴師考慮在內。

    眼見不少姑娘已經躍躍欲試,打算沖上去與這些打了雞血的殺手玩家正面硬剛,現在顯然沒有時間去解釋琴師的事。

    “別管我,向后退!”

    左旸立刻吼了一聲。

    “?。??”

    姑娘們都有點迷。

    “哈哈,‘無缺公子’也有慫的時候,移花宮也不過如此嘛!”

    “看來我之前真是高看了‘無缺公子’?!?br />
    “還沒打就要撤,你不會是假的‘無缺公子’吧?”

    殺手玩家們一個個嘲諷了起來,這也算是一種激將法了,否則若是移花宮的人全都避而不戰,就算主殿并不大,殺起來也總歸是有些麻煩。

    “退!”

    左旸才不理會他們,繼續用更強硬的口氣命令姑娘們后撤退。

    “好、好吧?!?br />
    姑娘們雖然不知道他葫蘆里面賣的到底是什么藥,但此刻見他語氣堅決,倒也沒有人再發表什么異議,下意識的向后退去。

    空留左旸一個人站在了最前面。

    “這又是怎么回事?”

    “你想做一秒鐘的英雄,還是一輩子的懦夫?”

    “沒死過吧?不怕死?”

    “管他呢,殺了他結束戰斗,殺??!”

    “……”

    殺手玩家們雖然有些疑惑,但是此刻箭已離弦,自然不可能再去考慮什么,下一刻便呈蜂擁之勢向左旸涌去。

    “???”

    就連君邪都有些看不懂了。

    這是什么套路?難道這貨以為游戲和以前三國時代的派兵列陣一樣,開戰之前雙方將領先單挑一番?況且他也不會和左旸單挑啊,明知道這貨是大幅度領先的功力排行榜狀元,和他單挑?難道自己的樣子看起來很缺?

    下一秒。

    “來得好!”

    左旸忽然輕喝一聲。

    “咻——噗!”

    一道粉色指勁依然脫手而出。

    【花神七式(無缺)】第四式!

    ——【披星戴月(無缺):花自飄零,情愁迷惘,纏綿氣勁連續4次對目標造成害,傷害可波及至目標周圍8米范圍。目標存在“蝶舞”狀態時,攻擊無視其內外功防御?;仄奔?秒?!?br />
    殺手玩家們蜂擁而至,就算前面的那個人反應很快躲開了,后面的人卻直接迎頭撞在了指勁上面。

    —749!

    一個令人瞠目結舌的傷害數字自那名玩家頭上飄出。

    “我去!傷害好高!”

    “這是氣招吧?氣招都能有這么高的傷害,不愧是‘無缺公子’??!”

    “到底是武學排行榜的狀元!”

    “那又如何?我們這么多人他又能打幾個?”

    “這一次,一定是我們要贏,他畢竟只是一個人……唉唉唉???”

    “臥槽!臥槽!臥槽???”

    “這尼瑪……???”

    殺手玩家們雖然感嘆左旸傷害之高,但同時也表達著各自心中的自信,但才剛剛開始議論,一大片驚叫便忽然響了起來。

    因為,就在他們剛剛放松的同時。

    “轟——!”

    指勁已經自那個中招的玩家身上忽然爆開,傷害直接擴散至其周圍8米的距離。

    而移花宮主殿的門本就要略微狹窄一些,這些人基本上都聚集在了那里,一瞬間就將這些玩家中的一大半籠罩在了其中。

    —792!—681!—743!—809!……

    這些人的頭頂全都爆出了巨額的傷害,只是因為各自內勁防御力的不同,傷害略微有些高低差別罷了!

    而即使君邪的【《秋塞吟》前奏】給他們整整增加了500點氣血值上限,也依然最傻也輕松干掉了這些人三分之一的氣血值。

    “好在……我們還有每秒鐘40點的氣血回復效果,只要不被秒殺,我們很快就能恢復過來……”

    這個念頭才剛剛產生的時候。

    “轟!”

    【披星戴月(無缺)】的第二波傷害到了!

    “臥槽???”

    “這是……???”

    “什么情況,還有???”

    “??!”

    眾多殺手都被干蒙了,這么強力的群傷傷害還能連發?搞毛線?。??

    甚至,還有一小部分氣血值比較少,屬性比較弱的殺手直接就發出一聲慘叫,倒在地上變成了尸體!

    緊接著。

    【披星戴月(無缺)】的第三波傷害接踵而至!

    “大爺?。?!”

    “??!”“??!”“??!”……

    慘叫聲此起彼伏,移花宮主殿的大門仿佛變成了一個人肉攪拌機的入口,踏足一步……甚至靠近一步,便是死無全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