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第一奖金多少 > 網游小說 > 網游大相師 > 正文 第四百四十六章 【百毒心經】

胜负彩二等奖金怎么算:正文 第四百四十六章 【百毒心經】

    “好!說得好?。?!”

    “太痛快了!”

    電視機內主持人的話才剛剛說完,便已經有幾個錦繡工作室的成員們用力拍著手站了起來,大聲叫好。

    這番話說的擲地有聲,不由得便令大家想起了之前許多新聞媒體以及公眾人物為了嘩眾取寵吸引眼球,做過的一些令人氣憤事情:

    公交車與小轎車相撞墜入江中造成大量傷亡的重大事故,這些機構與個人在得知小轎車司機是一名女性之后,在尚且沒有查明事實的情況下,甚至后車已經在網上發布行車記錄儀錄像進行佐證的情況下,他們依然罔顧事實,標題與報道內容全都一窩蜂的將矛頭指向這名女司機,只因為“女司機”這個噱頭更有熱點……只有到了最后打撈上來的公交車內的錄像監控,才終于還了女司機一個清白,然而在這之前這名女司機所承受的非議與侮辱,卻再也無人問津……

    類似的事情還有很多。

    再比如多年以前直接造就了“扶不扶”這個令所有天朝人聞之卻步的話題的熱門案件,這件事在現在依舊還是當今天朝“道德滑坡”的標榜……這也是媒體宣傳引導出來的結果,老百姓幾乎全都信以為真,而且提起來就要咬牙切齒感嘆上一聲“壞人變老了”,但又有多少人知道,最終調查出來的結果其實是:

    所有證據都能夠充分的證明,此事的肇事者其實是真的撞倒了老太太,而在這些證據面前,肇事者也不得不承認了這個事實!

    但是這些新聞媒體與公眾人物做了什么呢?

    他們在這之前已經吸足了眼球,幾乎沒有對這個案件的后續進行任何的正確報道與引導,使得天朝的許多老百姓直到現在還不知道事情的真相,甚至有的人在看到好心人對情況危急的陌生人伸出援手時,還要嘲笑上一句“這傻子家里有礦”……

    或許網上許多枉顧事實就惡言相向的鍵盤俠墻頭草非??啥?,但這樣的新聞媒體與公眾人物顯然要比他們可惡的多,因為他們的影響力顯然要更大!

    不過,這些都是題外話。

    《熱點訪談》節目到了此處,也已經接近了尾聲。

    左旸與錦繡工作室的成員們此刻已是渾身舒爽,至于所謂的道歉,他們還真就沒那么稀罕,因為他們都非常清楚的確定了一個事實,那就是——夏天這一次是真的火了?。?!

    而且,絕對要比那些所謂的網紅要火的多,甚至有可能一躍就成為楊萍老師那樣的國寶級舞蹈藝術家!

    “還是旸哥最沉得住氣,我之前都快擔心死了,但旸哥卻是不急不躁,一口咬定這是一件好事,就好像提前知道事情會向這個方向發展一樣?!?br />
    “旸哥,我發現你好像就是有這個特異功能,好多事你說什么,最后就一定會是什么結果?!?br />
    “是啊是啊,我到現在還記得老板娘車禍的那件事呢,旸哥告訴老板娘別開車,結果老板娘的車果然就被人給撞了,還好老板娘沒事?!?br />
    “旸哥,你老實說,你是不是有什么預知未來的能力?”

    眾人全都一臉膜拜的看著左旸,因為左旸之前過于低調,這些人也是直到現在才終于隱約意識到了這一點。

    “……”

    對此,左旸只是笑而不語。

    他也看得出來,這些家伙說這些話的時候,其實開玩笑的成分還是要略微多一些,畢竟“特異功能”“預知未來”什么的,對于絕大多數普通人來說,本來就是小說和電影里才會出現的虛幻而又遙遠的東西。

    相術也是一樣。

    如果在有必要的情況下,他或許會看情況出手,但是卻也沒有必要刻意在他們面前標榜自己“相師傳人”的身份,這樣反而會與大家產生不必要的距離感。

    與此同時。

    “夏天,茍富貴勿相忘?!?br />
    “夏天,這次你肯定要變成大明星了,楊麗老師都那么看好你呢?!?br />
    “是啊夏天,我們要提前恭喜你了……”

    眾人也是在紛紛向夏天道喜。

    所有人都知道,經過這一期的《熱點訪談》,之前的負面新聞非但會瞬間煙消云散,她仿佛被安排好了似的一夜成名也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了,真的是運氣來了想擋都不可能擋得住,那些新聞報道和大v們的引起了熱議的負面言論,瞬間就全都變成了夏天的推手。

    “我……”

    直到此時此刻,夏天依然不太相信這是真的。

    這一切來的太突然,對于她來說,就仿佛一場夢一般,讓夏天覺得非常不真實,但是輕輕的捏了一把之后,她又不得不承認,這一切就是真的,她的命運在一夜之間便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而這一切……

    全都是因為左旸,如果沒有左旸,她現在或許已經和弟弟妹妹們一起流落街頭,過著那種吃了上頓沒有下頓的苦日子,又怎么敢去多想一些別的。

    左旸就是她此生最重要的貴人,遇到左旸的那一刻,就已經注定她的人生將會一帆風順,充滿了驚喜。

    但同時,夏天是一個知足的姑娘,她比任何人都更加珍惜現在的生活。

    所以,當這種其他人想都不敢想的巨大機遇擺在面前的時候,夏天非但沒有像普通人那樣激動起來,想要拼盡所有的力量將其牢牢抓在手中,反倒是有些彷徨了。

    與所謂的成名相比,夏天簡直無法想象不能留在“師父”身邊的生活是怎么樣的,如果成名的代價就要打破現在這樣的生活的話,夏天寧可放棄一切。

    因此。

    “師父,我不想做什么大明星……”

    夏天不喜反憂,一雙灰暗的眸子看著左旸剛才發出聲音的方向,幽幽的說道,“我只想留在師父身邊,永遠服侍師父,其他的事情我都不在乎?!?br />
    “這……?”

    聽了夏天的話,錦繡工作室的成員們都有些迷了。

    雖然平時夏天也是一直稱呼左旸為師父,而且對左旸尊敬有加,但實際上,因為夏天很少與他們有較為深入的交流,更是從未說起過兩人之間的時候,因此他們都并不知道夏天的這聲“師父”到底意味著什么。

    可是現在,他們明白了。

    這一聲“師父”,或許要比夏天的命都重要,要知道這個世界上可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在這種時候,做出這樣的抉擇……夏天這是等同于為了左旸,毅然決然的要放棄充滿了無數種可能但是必定星光璀璨的人生啊,這對于絕大多數人來說,真的比命還要重要!

    但是這一碗猝不及防的狗糧……真的是,教人難以下咽!

    唉——同樣是生活在一個工作室里的人,做人的差距咋就這么大呢?

    “……”

    而此時此刻,老板娘陳怡的心中卻是莫名產生了那么一絲絲的嫉妒。

    她知道自己的內心,其實很久以前,她對左旸的感情就應不再是那種老板娘對員工的那種關愛了,事實上的身份也早已不同,現在左旸也算是錦繡工作室的半個老板,只不過本質上是甩手什么都不管的那種。

    但是她雖然清楚自己內心的情感,卻沒有勇氣對左旸說出類似于夏天這樣直白的話,她有些恨自己,恨自己的懦弱與扭捏,但是……更多的時候卻是一種無法名狀的自卑,只不過這是一種諸多方面原因造成的就連陳怡自己也不承認、或者說沒有察覺到的自卑。

    她的內心,其實并不像表面上表現出來的那么獨立與堅強……

    “不論你以后變成什么樣子,只要你愿意,你也一樣可以住在這里,一樣服侍我,這兩者并不沖突?!?br />
    左旸卻是微微一笑,伸出手來摸了摸夏天的腦袋,說道,“我已經說過了,這是屬于你的機緣,既然已經出現了,你便應該大膽去把握,不需有太多的顧慮……需要我幫你撥通這個欄目的熱線電話么?”

    說著話的同時,左旸已經掏出手機,照著《熱點訪談》結束序幕上的熱線電話號碼撥了出去,而后強行將電話塞到了夏天手中。

    “師父……”

    夏天拿著電話,還想說點什么,聽力本就要比正常人強上一些的她卻是已經聽到了電話里面傳來的微小聲音:“您好,這里是《熱點訪談》欄目熱線……”

    “你好……”

    夏天連忙將電話湊到了耳邊。

    “您好,請問有什么可以幫您的么?”

    里面的聲音緊接著又問道。

    “你好……”

    夏天還在猶豫,忽然感覺到一只大手輕輕的按在她的肩膀上拍了拍,夏天隨之變得安心了不少,終于深吸了一口氣,開口說道,“……我是在長陵遺址跳舞的那個女孩,我的名字叫夏天……”

    ……

    央視總部就在帝都。

    因此夏天與《熱點訪談》欄目組的聯系又變得簡便了許多,很快他們就約定好了見面的時間,屆時翟鴻教授與楊麗老師也會在央視總部一同等待,再與夏天進行更深層次的交流。

    對于見面之后的事,左旸是一點都不擔心,因為夏天此時的面相早已說明了一切,一切都依然會非常的順利。

    而等到夏天掛斷了電話,左旸也并未說什么多余的話,便將她領上樓送回了房間。

    現在的夏天因為陽氣的損耗依然有些虛弱,再加上今晚這么多的事情發生,她的臉上早已露出了疲態,尚且需要好好休息。

    當他安頓好了夏天,再從夏天房間里面出來的時候,卻看到老板娘陳怡不知道什么時候也是已經跟上了樓,此刻就坐在二樓客廳的沙發上面看著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老板娘,有什么事么?”

    左旸笑著叫了一聲,便在她對面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是、是有一點事情……”

    老板娘陳怡略微有些尷尬的點了點頭,嘴上卻道,“不過……你以后能不能不要叫我老板娘了?”

    “我都已經習慣了……那叫你什么?”

    左旸奇怪的問道。

    “叫我的名字陳怡就好……”

    陳怡似乎覺得更加尷尬,說話的聲音隨之變得越來越低,不過她卻也是很快就又換了一個話題,繼續說道,“那個……其實我來找你,是需要你幫我一個忙?”

    “什么忙,你就直說唄?!?br />
    左旸微微一笑道。

    “嗯……”

    陳怡點了點頭,終于吞吞吐吐的說道,“其實是這么回事,一會10點的時候,我要去參加一個叫做‘毒手無雙’的活動,這個活動允許每一個參加活動的毒師帶一個幫手協助,最終的獲勝者將可以得到‘毒王谷’谷主賜予的絕世武學【百毒心經】?!?br />
    “這【百毒心經】是一門七階的毒系內功,任何一個毒師得到,無論是用毒手法和功力都將發生質的飛躍,所以……”

    “所以我想,如果是你作為幫手來協助我的話,這門絕世武學我一定可以拿到,就是不知道你有沒有時間?”

    陳怡自小就是一個要強的姑娘,長了這么大,這還是她第一次拉下面子向他人求助,尤其還是一個男生,因此心里總歸還是有些別扭,其實這也就是左旸了,若是換了別人,她寧愿不要【百毒心經】也開不了口。

    這倒是個非常神奇的因果關系,為什么是左旸的話,她就開得了口了呢,古怪的理論……

    “當然沒問題,一會我上了游戲找你?!?br />
    這點小忙左旸自然是義不容辭,而且能夠幫陳怡拿到一部和他正在修煉的【魔幻身法】品階一樣高的內功心法,這無疑是一件大好事,也等于變相的提高了自己的綜合實力。

    畢竟,自打陳怡成為毒師以來,已經免費為他提供了不少的珍貴毒藥了,這些毒藥對他都非常有幫助。

    不過在這之前,左旸卻又暗中消耗了一顆蓮子,對陳怡施展了一次測算能力,測算此行的運勢。

    結果居然又是——大吉???

    很好!

    左旸暗自盤算,正好接著這個機會來驗證一下這個所謂的“大吉”到底能夠好到哪種程度,又到底是只對自己有利,還是對陳怡也同樣有利……

    這樣或許也能夠從側面來推測一些此前那兩個“大吉”真正包含的意義!